【世事关心】(443)

各位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

在上两集防火长城的节目中,网络观察员虞超向我们介绍了中共运作互联网封锁从上到下的机制,以及谁建造了防火长城。这期节目中他将为我们讲述中共防火墙的一个新动向,也就是它从一个阻断信息流通的工具发展成了攻击网络基础设施的工具。而面对中共防火长城的不断壮大,各国政府、企业和民众都做了些什么?谁才是对抗中共防火墙的主力呢?让我们先从几年前发生的这两件事说起。



中共防火墙从阻断信息流通,发展到攻击网际网路基础设施,世界震惊。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它一直攻击到2015年3月31日戛然而止,其原因在于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布了一项针对海外网路攻击的一项制裁计计画: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任何的海外组织有计画地攻击美国资产的话,那么这个组织所有的资产都会在海外被冻结。

但是,抵抗中共防火墙的先锋是占有优势资源的政府和企业吗?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往近里说,就是从八九年六四以来,西方世界实际上对于中共的态度,他们用大量的向中国的投资,等于是认可,并且甚至是奖赏了中共对民众的这个屠杀行为。

大规模信息传播,以前是政府和传统媒体的特权,现在这一权利已经下放到民间。世界将因此如何改变?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我认为法轮功向中国讲真相这个事情,首先的一个意义在哪呢?它实际上是削弱、在逐步摧毁中共政权赖以生存的基本支柱之一,这个基本支柱是恐惧。

〝剥极必复,否极必泰〞。中共以阻挡信息传播,压制民众为初衷建立的〝防火长城〞,最后却激发了民众以一己之力大规模传播真相的洪势。

萧茗(Host/Simone Gao):各位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在上两集〝防火长城〞的节目中,网路观察员虞超向我们介绍了中共运作网际网路封锁从上到下的机制,以及谁建造了〝防火长城〞。这集节目中,他将为我们讲述中共防火墙的一个新动向,也就是它从一个阻断信息流通的工具,发展成了攻击网路基础设施的工具。而面对中共〝防火长城〞的不断壮大,各国政府、企业和民众,都做了些什么?谁才是对抗中共防火墙的主力呢?让我们先从几年前发生的这两件事说起。

〝中共‘大炮’攻击GitHub〞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软体源代码存放网站和开源社区〝GitHub〞。到2017年4月,它已经拥有2000万注册用户和5700万个代码库。从卫星控制到日用家电,它们的程序代码都有可能存储在这里。全世界的程序员从这里获得灵感和趁手的工具。由此它获得了一个特殊优势——中共无力封堵它,否则其自身也会受到巨大冲击。

既然如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自自然然的,在中国被封锁的《纽约时报》在GitHub上建立了自己的镜像网站。旨在突破中共网路封锁的技术公司Great Fire和其它团体,如多个法轮功信息发布小组,也在GitHub上有自己的镜像网页。寄身于GitHub,它们就安全了吗?

2015年3月26日至31日,从中国大陆无法稳定访问GitHub。《纽约时报》和Great Fire在GitHub上的站点受到海量连接请求的攻击,攻击造成正常的读者和用户无法访问。调查显示,攻击来自中国。它们使用了多种方法,其中最著名的是名为〝大炮〞(Great Cannon)的技术,劫持百度的Java Script代码,在其上添加有害代码,使每个中国大陆以外百度访客不知情地向《纽约时报》和Great Fire在GitHub上的网站发出请求,导致其网站几乎瘫痪。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它一直攻击到2015年3月31日戛然而止,其原因在于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布了一项针对海外网路攻击的一项制裁计画: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任何的海外组织有计画地攻击美国资产的话,那么这个组织所有的资产都会在海外被冻结。发布了这么一个制裁措施之后,这个大炮攻击,刚才我说的那个防火墙,中共防火墙发动大炮攻击就停止了。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么还有一个例子是什么呢?就是在2016年3月31日,美国的贸易办公室把中共的防火墙列为了贸易壁垒之一。这样的话,在未来他们无论是进行一些谈判,或者是提高某些东西的关税,中共防火墙都可以被作为一个话把儿(话柄),或者一个话题来说。

〝中间人攻击〞

人们在网上访问网站,无论是自己的网上银行账户、还是电子邮件账户、或是浏览新闻,都要和自己所访问的网站交换各自的网上身份证明。这个身份证明实际是一串数,不仅证明身份,而且可以使双方通讯加密。这个身份证明要辗转经过你和网站之间多个网路设备,才能传递到对方手里。试想在这个过程中,有恶意的中间人劫持你们的交换过程,分别给你们双方各自一份假身份证明,让你们误以为收到的这份证明是对方的真实身份证明。其实,你们都在不知情地与这个恶意中间人通讯。他欺骗你们双方,并窥测你们的通讯内容。这正是中共〝防火长城〞做的事情。这种手段,被称为〝中间人攻击〞。最近王全璋律师获得荷兰外交部主办的郁金香人权奖提名。中国大陆以外访问该网站一切正常,但是从中国境内访问,显示此网站证书不正确。这是典型的中间人攻击。原因就在于,荷兰外交部网站发给你的那串数,也就是证书,已经被中共防火墙拦截,并换成了假证书,送到你的计算机。

2014年10月2日至10月6日,微软账号(login.live.com)在中国大陆地区遭受大面积SSL中间人攻击。访问网站后,浏览器提示网站证书不受信任,并且HTTPS(443)埠不可达。众所周知,只有〝防火长城〞才可能造成如此大规模的中间人攻击现象。此前,防火长城频频使出此招数,针对了数个网站。

2011年,Skype出现SSL中间人攻击,客户登陆Skype网站,却到达了北京市公安局网路安全保卫处。

2013年1月26日GitHub遭受SSL中间人攻击。

2014年8月Google IPv6教育网遭遇SSL中间人攻击。

2014年9月30日,Yahoo在中国大陆遭受SSL中间人攻击。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应该也是在2015年4月,谷歌取消了中共下面有一个网际网路管理机构叫CNNIC,CNNIC的一个主要的功能是发布网上认证的根证书。谷歌其实自从被中共赶出中国以后,它一直盯着中共的网上的种种行为。它自称是非常震惊地发现,其实它有什么震惊的,天天盯着他们,它早知道了这些,只是它决定这时候要动手。它说,我们非常震惊地发现,这个CNNIC不负责任的向一些发动中间人攻击的这么一些人颁发经过它签名的证书。我们认为这种不负责任滥发证书,这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我要取消你,我谷歌所有产品都不再认你这个CNNIC颁发的这些证书了。这个也算是一种反制,这是企业方面的反制。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么说到这,我想评论两句。就是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和企业其实他们是拥有巨大资源的。尤其是政府,它拥有土地、拥有人民、拥有军事机构、拥有外交、金融,它可用的手段太多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整个西方世界对于中共的这种恶行,他们持一种视而不见、听之任之的态度,可以说是这样。就比如说刚才那个美国贸易办公室把中共它的防火墙列为贸易壁垒,我觉得这完全是隔靴搔痒。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它对于这个网际网路基础设施发动攻击的行为,它不是贸易问题,它是一个全球安全问题。实际上不仅中共这一个小动作是全球安全问题,整个中共势力的坐大都是全球安全问题。那么我觉得这应该是国防部、或者是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或者是情报部门等等,他们所主要关注的这个事情,从种种方面去遏制中共的坐大、崛起。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但是,就是我觉得,往近里说,就是从八九年六四以来,西方世界实际上对于中共的态度,他们大量的向中国的投资等于是认可,并且甚至是奖赏了中共对民众的这个屠杀行为。那么他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已经是、等于是出卖了他们赖以立足的一些基本价值了。那么如果再往远一点说,像什么美国的基辛格呀,这是在我看来啊,个人浅见,我觉得他完全是试图和这个中共做一些生意。你和魔鬼做生意,那你就会变成魔鬼,或者也许你就是魔鬼,和魔鬼是无法交易的。再往远说,实际上我觉得这个美国自从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对于中共的认知始终是没有认知到中共是多么邪恶。就包括在那个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所谓〝国共和谈〞的时候,美国还是支持中共的某些诉求吧。那最后的结局是美国付出了无数的美元在北韩、在越南等等。你需要付出比以前你所想得到利益千倍、万倍的这样的付出,甚至付出美国人的青年人的生命,来去遏制这种邪恶势力的扩张。所以,我就觉得一直到现在为止,中共的坐大,没有在自由世界的政府方面得到有效的遏制。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我觉得,就是人怎么才能在大事上做出明智的决定呢?那一定不能是你只看眼前,你鼻子前面三厘米的利益,你得想想五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你的孩子愿意和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打交道,和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人打交道。你现在所作所为是要影响到你五十年以后和一百年以后你的孩子的生活的。你孩子吃的食物是不是有毒、你孩子头顶蓝天是不是有雾霾,那如果你现在就是这样容许中共一群披着人皮的魔鬼在那儿作威作福的话,我觉得这是自误之道。对于像美国这样幅员辽阔,而且你要不是谋一时,而是谋千秋万代的这么一群人的话,那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我觉得就是短视的,可以这么说。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企业呢?企业实际上Google他们所做的这些行为,它可以说是一种反制,但是远远不够。那么从企业这一层面来说呢,对于中共支持和他们同流合污的这些IT巨头要远远超过对它做出某种反制的这些IT巨头。自从一九九八年,那个Cisco的Chambers他到中国见江泽民,帮助他建立这个臭名昭着的〝金盾工程〞,以及刚才我们谈的这个防火墙的一些基础设施。从那以来,帮助中共的这些IT巨头简直就如过江之鲫。

企业和政府都没有有效的反制中共的防火墙,那么谁在防火墙攻防战中冲在第一线呢?下节继续听虞超分析。

GitHub、《纽约时报》、Great Fire、微软、Google等都是美国公司,它们生产的内容以及他们的信息系统设施是美国资产。中共政权攻击海外美国资产,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一种战争行为。一般而言,防火墙的目的是防御,手段是监测、阻断。中共用它发动攻击,手段是绑架不知情的网上用户,让他们成为攻击的发动者。塔利班、ISIS使用人体炸弹,还得寻找合适对像、用宗教极端思想洗脑、在训练营培训。这些麻烦中共全省了,网际网路上随便一个人,只要访问了它的搜索引擎,就变成网上人体炸弹,炸中共的敌人。这种阴毒手段震惊世界。它的行为是否是与整个世界为敌呢?在这场博弈中,政府和企业都没有起到它们应起的作用,反倒是普通民众站在保卫信息自由、对抗中共信息封锁的最前沿。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民众,我首先说他有一个什么弱点。首先民众他没有钱,其次民众没有技术,还有一个民众他缺少什么呢?他缺少一个组织架构。因为人如何组织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资源,这是需要专门的体制赏罚,以及各种各样的规则去保证的。那么一些松散的民众,他们在这方面就有这个弱点,刚才我说的三方面,至少是这三方面的弱点。所以他们在和这个经济体量是全世界排名第二的这么一个邪恶政权去对抗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是属于极端的弱势。那我们会看到恰恰是这么一群极端弱势的松散的民众,却在反制中共的这个防火墙。它的一方面对内的信息封锁、一方面对外的攻击,在这件事情上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效。那么我所看到的,就是这个法轮功群体。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法轮功群体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他们就是使用了在当时当地能找到的最先进的这种破网的方式。他不但自己使用,而且把这种方式推广开来。随着时间的发展,法轮功群体进一步开发出了那种非常强大的专门用于破网的工具。破网的工具,我们听到的有〝自由门〞等等这些东西,很多人也用,有的人是边骂法轮功边用。这样的工具是可以帮助国内有一定技术水准的这些人,或者能够迈过一定的技术门槛的这些人,掌握这样的工具去访问国外的这些信息。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么对于国内的一些普通民众,法轮功群体又做了什么呢?法轮功群体建立了可以覆盖全中国的电子邮件发送的能力。那么人们会想,你是不是有一个超级计算机放在某个可以防核弹的地下仓库里边,然后你向中国发布这种信息呢?恰恰不是,恰恰是我刚才说的这种弱点现在变成了优点。弱点是什么呢?就是大家都是松散的,我想起来我自己发,我就去发。那么我们就是凭着大家的一个热情,以及对于人类基本价值这个认知的使命感,就是人不应该被那样残酷的对待,人不应该那样对待人,我们是一个很简单的思路,而每一个简单的思路却被刚才我说的那些整个自由世界的政府,以及这些IT巨头统统给放弃了。他们为了利益,把这些非常基本的三岁孩子都知道的东西,他们无法去继续按照这个去做。而这些普通民众就按照这个去做了。我们是使用了这些非常普通的电子邮件发送,可以覆盖整个中国的电子邮件的邮箱。就是不论你会不会翻墙,或多或少、或者频繁、或者不那么频繁,也会收到法轮功发给你的这种真相邮件。与此同时,我们还向中国拨打讲真相的电话。那么这件事情是在2012年、2013年我们做的比较多。当时我所在的城市是一个美国的一个大城市,这个城市在六个月之内向中国拨打了数百万通电话,是人工拨打加上工具拨打,拨打了数百万通电话。从中共里边也有所反应,他们说仅仅是举报上来,就说我收到这样的电话,就数千万通了。因为刚才我说那个数字是六个月之内,在一个美国大城市里边我们往出拨打的是数百万通这样的电话,因为我们打电话是全世界一起往中国拨打。这是我们做的事情。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但是这个事情现在不得不终止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我们使用的微软Skype,使用的微软Skype提供的那种编程介面,我们称之为API,来驱动微软Skype自动地往中国拨打。但是微软专门升级了他的Skype,全面屏蔽了我们使用这个介面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他在不做任何知会的情况下,停掉了我们很多这么做的人的账户。按他的说法是违反了它的什么规定。其实在我看来啊,这是我猜的,这个是受到中共的某种影响,或者是有某些交易,它才做这样的做法。包括那个Facebook,它执行它的那个所谓社区守则的时候,也是骂法轮功、污蔑法轮功的,它不去删,我投诉了,它也不删。像那些五毛党去投诉法轮功的,它都删得很快,删这个帖子。

在网际网路出现之前,大规模的信息传播一直掌握在政府和传统媒体手中,现在此格局已被打破。今后会出现什么局面?下节继续听虞超分析。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其实这个微软也好,微软的Skype也好,或者Facebook也好,他们这个业务的实质是什么?是Meida,是媒体。那么以前我们的媒体的概念呢,好像美国之音、或者是台澎金马(对中国大陆)这个广播,那都是这个政权有这样的资金、有这样的人力、有这样的设备,向另外一个国家去发布这样的信息。那么现在呢,随着这个技术的发展,主要是技术的发展给人们自我组织提供了可能,给人们广播自己的声音提供了可能。像以前这种向数千万人、数亿人发送信息的可能性,这种顶级权力,正在逐渐地下移到普通民众的手中。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我就想在二千五百年前,柏拉图在他的那个《理想国》里边就谈城邦的正义。那么从柏拉图往下所有的这些人,包括老子在《道德经》里谈到的一些事情,都是在谈应该怎么当王。柏拉图你是谈你怎么当哲学王,你是懂〝爱智〞(哲学的希腊文原意),你又是王。他们都是把这个希望寄托在最根本的统治者、或者统治集团上面。实际上现在这个世界变化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这些统治者、统治集团、或者掌握资源的那些人,有资源、有地位,就是有钱的、有地位的、有军队、有土地的、有名望的所有这些人,他们用他们的那些资源,从多大程度上支持了人类能够被称为〝人〞,他所应该有的基本价值呢?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在过去的十七年,我相当失望。但是呢,我通过自己自身经历和观察也升起了新的希望。为什么呢?是因为那些没有钱的、没有位的、没有土地、没有军队等等,就是什么资源都没有的人,他们却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去坚守,他们在坚守这个人类最基本的价值。所以这个给我以很大的鼓舞和希望,我认为这就是未来的希望。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有的人可能会说,你法轮功往中国发那么一大堆电子邮件,人家可能就给你删了,或者根本就不看,或者你往中国打这个真相电话,人家连听都不听。你这样的话你不觉得自己是徒劳无功吗?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法轮功向中国讲真相这个事情,首先的一个意义在哪呢?它实际上是削弱、在逐步摧毁中共政权赖以生存的基本支柱之一,这个基本支柱是恐惧。那么当我们的电话打到中国的民众家里,不管他支持法轮功也好、他不支持法轮功也好,他知道法轮功还存在,他知道有人还能这么做呀,他知道这么一点,这个本身就是一种示范。那么中共区区8千万党员统治13亿人,从数量上来讲它靠的是什么呢?一个非常重要的是,它深植于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内心的这种恐惧和服从。我们现在就是要去除这种恐惧、去除这种服从。不管你支持中共也好、反对中共也好,或者你同情法轮功的被迫害也好、或者你不同情也好,你会听到这个电话,你会知道法轮功还存在,你会心里的那些对中共的那种完全的、好像庞然大物的这种幻觉会被削弱一些,那么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萧茗(Host/Simone Gao):17年前,法轮功学员刚刚开始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们一路走来,开创的突破网路封锁的工具成了广大民众反制中共防火墙的利器。而中共当初建筑防火墙的时候,可能也没想到有一天它会发展成攻击全世界网际网路基础设施的工具,从而成为网路领域的世界公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做一件事的初心正义,它的结果可能出人意料,但会是好的。而做一件事的初心邪恶,它的结果也可能会出人意料,但往往会是一个恶果。网际网路封锁和反封锁博弈至今,〝防火长城〞有可能成为毁灭中共的导火索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好了,感谢您收看这期《世事关心》,我们下周再见。



===============================================

策划:楚越萧茗

撰稿:楚越萧茗

剪辑:郭敬柏妮

摄影:Anton Jiang

校对:曾容格

旁白声音剪辑:Jenny Chen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馈请寄: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主持人配饰由云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

2017年9月

=============================================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周二:21:30

周三:2:30

周六:9:30

美西:周二:21:30

周六:12:30

周日:9:30

旧金山:周二:22:00

周六:12:30

周日:9:30

===========================================


*新唐人 / 原文网址:http://www.ntdtv.com/xtr/gb/2017/09/06/a1341061.html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15,989,365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4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8.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3.8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