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前夕,当年在现场的一名中共军报记者决定不再沉默,揭露这场血腥大屠杀的内幕。

1989年6月,中共军队将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向和平抗议要求民主改革、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当时江琳(音译,Jiang Lin)是中共军中尉,6月3日当天,身为军报记者的她,毫不犹豫地赶到天安门广场,接近北京市中心时,她看到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们,在黑夜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人群扫射,人们躺在血泊中,惨不忍睹。

目睹共军枪杀人民 前中共军报记者:参与者都应揭真相

三十年来,这样的景象虽然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中,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但是多年来她却违背良心选择了沉默。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66岁的江女士决定站出来揭露中共血腥镇压的真相。

“30年来,我一直忍受着这种痛苦”,她日前在北京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必须将他们所知道的事情公诸于世,这是我们对死者、幸存者和下世代的责任。”

30年来,六四事件在中国大陆是极敏感话题,中共当局一直否认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拒绝公布被中共军队杀害的人数,并且经常拘留当年组织和平抗议活动的领导人,以及在镇压中遇害人士的家人。

四川民众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和陈兵等四人,2016年因参与制作及推广“铭记八酒六四”白酒,被中共当局羁押近3年。该案今年4月开庭,陈兵被判3年半,其他3人被处以缓刑。

具中共军方背景江琳罕见揭六四事件真相

今年不再沉默的江琳,背景不同于过去揭露六四事件真相的人士。她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将军,五十年前她“自豪地”加入军队,并成为一名军报记者。

江女士说,她从没有想过军队会对手无寸铁的人开枪。

“你怎么可以用坦克和机关枪对付普通平民?”她说:“对我来说,这很疯狂。”

《纽时》报导说,江女士在中共军报任职时的主管、目前旅居海外的钱刚(Qian Gang)证实了江女士所揭露的内容。

江女士分享了数百页泛黄的回忆录和日记,这是她在试图理解中共大屠杀时所写的记录。

“不止一次,我曾经梦想着到天安门广场,穿上悼念服,并留下一束纯白色的百合花。” 她在1990年写道。

 6559 1
六四早晨的西长安街。(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6559 2
六四早晨的东长安街口。(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江琳证实部分中共将领反对镇压

1989年5月,电视及广播的新闻说,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决定对北京的大部分地区实施戒严,并称必要时武装力量是一种选项。江琳说,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感到毛骨悚然。

对于六四事件,有些研究人员曾表示,中共内部一些高级指挥官拒绝使用武力镇压抗议者。江琳说,确有此事。

她说,当时第38军领导人徐勤先(音译,Xu Qinxian)将军拒绝在没有明确白纸黑字命令的情况下,率部队进入北京。七名指挥官联名签署了一封反对戒严令的信,并送到中央军事委员会。

江琳说,那封信所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就是军人不能进入北京向平民开火。

当时她急着想要将这些将军的这个简单信息传播出去,通过电话把这封信的内容读给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的​​一名编辑。然而,最终该报没有报导这封信,原因是签署该信的其中一位将军反对,称这并不是要公开的信。

党魁下令:6月3日军队进入天安门以一切手段清空广场

江琳说,6月3日,她得知领导人下令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军队正在从北京西方前进到天安门广场,并且向人们开枪。她说,领导人的命令是必须在6月4日清晨前,以任何手段清空广场。当天,居民被警告留在家里。

江琳回忆说,她没有留在家里,心里惦记着当天稍早在天安门广场上遇到的人们,“他们会被杀死吗?”她想。

6559 3
六四屠城目击者:“大约在午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走到距离路障约100米处,士兵正在胡乱开枪。死尸和伤员横在街上……”(资料图片)

身为记者江琳赶去天安门目睹军人向平民开枪

江琳跨上自行车往天安门广场奔去,心里想着这将是中国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她知道她有可能被误认为是抗议者,因为她穿着便服。但是那天晚上,她说,她不想被人认出她是军人。

“这是我的责任”,她说,“我的工作是要报导重大突发新闻。”

到了北京市中心,江琳看到士兵和坦克车向人们疯狂扫射,中共政府正在使用武装部队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江琳说,当时她将身子尽量贴近地面,听到子弹从头顶飞过,她的心脏不停地跳动,不时传来汽油箱爆炸的声音及一连串的枪声,被放火燃烧的公共汽车的热气,刺痛了她的脸庞。

到了午夜时分,她走近天安门广场,看到被火光衬托着的士兵们。一位年长的看门人请她不要再往里走。江琳仍然向前迈进。突然,十多名武装警察对她施加暴力,有人用电击棒刺她,鲜血从她的头部涌出,她倒在地上。

尽管如此,她并没有拿出记者证,心里想着:“我今天不是军人,只是一位平民。”

一名年轻男子骑着自行车将她带走,一些外国记者将她送往附近的医院,在那里,医生缝合了她的头部伤口。江琳说,当时的头部伤口留下了疤痕,并且让她出现经常性的头痛。

江琳说,当天晚上在医院,她看到数十人死亡及受伤时,感到很茫然,对中共的野蛮行为感到震惊,“让人无法忍受”。

 6559 4
图为“六四”事件屠杀现场。(网络图片)

中共若能否认屠杀人民 就能编造任何谎言

江琳表示,1989年镇压后的几个月里,她被审讯。接下来的几年,她因为私底下写回忆录而被两次拘留和调查。1996年,她从军中退伍,过着平静的生活,中共当局在很大程度上不再注意她。

多年来,江琳说,她一直在等待中共领导人能告诉中国人民,当年在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和平抗议的学生及居民,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

然而,那一天从未到来。她认为,中共如果能够拒绝承认屠杀人民,那么这个政权就有可能编造任何谎言。

她相信,一个没有坚实诚信基础的政府,所建立起来的稳定及繁荣都是经不起考验的。#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19/5/28/n11286290.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33,591,462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6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3.8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