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暴政录:唐山大地震前后之怪相 (图)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利用地震杀人篇(2)
编写:爱德华

续前一篇:唐山大地震曾被预测出来(http://www.epochtimes.com/gb/19/3/8/n11098413.htm

杨友宸震前神秘被去职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中共对杨友宸等的作法却是你铺开监测网可以,决不能让你公开报出地震来拯救生命。

1976年5月(距7·28大地震2个月),杨友宸济南地震工作会议后星夜赶回唐山,传达济南会议精神。与此同时,他深感震情紧迫,便直接向市委书记许家信汇报了震情。许家信听完汇报后指示,当晚18点左右,立即召开地震工作紧急会议,唐山市所属各单位“一把手”参加。杨友宸通报了震情:唐山近期存在着发生强震的危险。

杨友宸8年多来,千难万苦地铺了那么大的一张监测网,不敢眨一下眼,夜以继日地工作,都是为了抓到这次强震。

眼看杨友宸等人就要摸着大地震的当口上,杨友宸作为唐山市地震办负责人的工作结束了,上述会议之后,“组织上(党支部代理书记李世信)”通知杨友宸去104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掏大粪),干校规定“不许请假,不许出门”。

杨友宸走后,市地震办由两个业务不熟悉的人值班,工作陷于瘫痪。

让杨友宸上“五七干校”这一招真绝,因为那五七干校不在唐山市区,且规定不准请假,不许打电话,不准外出,把杨友宸与地震监测网完全隔开;否则,以杨友宸的敢作、敢说、敢负责的性格,如果当时杨友宸在唐山,面对如此众多的异常及临震预报,一定会跑去找市长,找书记,地震预报一定被他震前嚷嚷出去了。几乎每个唐山地震监测点的人提到这事都扼腕叹息。

唐山地震监测网的人说到杨友宸都众口一词,高度一致:杨友宸要是不去干校,他多半会抓住唐山大地震。因为,唐山有中期地震预报,唐山的各个群测点都昼夜监测,积极性特别高。1976年夏季以后,各群测点的异常都出现了,市里每周三的会商会上会有汇报,他会重视的。而且,杨友宸很可能会把地震监测网的全部异常情况综合起来,向市领导告急……。

7·28大地震了,党让杨友宸干校“学习”的使命也结束了。他立即跑到唐山市地震办公室。房倒了,扒出地震数据图纸资料,还扒出“地震记录本”。

他发现:在1976年7月26日和27日空白;地电、水氡、地下水……所有的动态曲线图,一律截止到1976年7月25日;26、27日是大震前出现异常最多的2天,而这最关键的2天都是空白。

当时有一顶帐篷,杨友宸把这些图纸资料和“地震记录本”就堆到桌子上了。有人打听过这个事(党掂记着呢),再过几天,“地震记录本”和图纸资料不翼而飞!这一系列问题是偶然的巧合吗,显然,绝不仅仅是不懂业务的人员问题,背后究竟是什么势力不让百姓知道临震震情并销毁证据!

专群结合的群测点都撤了

中共的地震局的目标是在地震后按中共的要求报告地震的震级为八级以下(特别是震初)以阻止外国人来救灾救人。地震预报也是让上级知道后再决定让是否让老百姓知道。

举例说,掌权者知道唐山地震迟早要来(地震地质科学家1968年就把唐山划进了地震危险区)。所以每次跟地震相关的重要会议都在唐山召开,直到地震彻底覆灭了这地方为止。

中共为了更好的拿到震前信息,当时走了专群结合的路。

杨友宸从1968年起抓唐山市地震预报,他东奔西走,在唐山市建起了几十个地震监测台站,在唐山铺了一张巨大的遍布城乡的地震监测网。

中共铺监测网一是为了拿到一线的数据,也是为了给百姓和外界看,以表明中共是如何重视的,万万没想到,地震监测网的人员如此负责,钻进去研究地震预测了,有的甚至比专业的还准。

虽然规定他们的预报必须上报并保密,但没准会在震前说出去,所以八十年代群测点都撤了。

有准备和没准备完全不一样

在面对地震时,人们事先有准备和没准备,懂地震知识和不懂地震知识,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其实,唐山民众有足够的时间来避免伤亡,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可是唐山当地好多人看到地光时却往家里跑,以为是苏联扔原子弹了。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 唐山市一定会全民防范大地震,大地震中的死伤人数可能会在万人以下。

震前十多天,1976 年7月14日,中共全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就在唐山召开。中共国家地震局预报室京津组分析组长汪成民要求在大会上做震情发言,但主持会议的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没同意,只让他在晚间座谈时说,且强调不能代表地震局。

汪成民利用17日、18日晚间座谈时间,“越轨”地说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震情。青龙县当时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听到后,火速赶回县里,县长冉广岐顶着摘乌纱帽的风险拍了板,向全县预告震情,并进行了防震部署。7月25日,青龙县向县三级干部800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于是,青龙县全县47万人在28日的大地震中倒塌损坏房屋18万间而无一人伤亡,创了一个奇迹!

另外,唐山开滦煤矿井下矿工上万人地震之后安全返回地面,也因为他们提前获知地震预报,采取了必要的避震措施。

在唐山大地震20周年之际,诸多媒体报道“青龙奇迹”之际,中国地震局专门下文,对报道“青龙奇迹”表示反对。

褒奖和打压

震后华国锋听取地震局汇报时说:“……党中央、国务院不怪你们,地震战线的同志们要放下包袱,团结一致对付地下之敌,要决心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可见中共地震局的目标是“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不是让百姓知道临震预报以减少伤亡。

地震后,主抓地震并向老百姓隐瞒预报震情的官员都升官进爵。

果断拦截了京津唐地区可能发生大地震的临震预报的,发明“地震是不可预测的”的梅世蓉,中共赏以本应是学术最高荣誉的“院士”,“地震是不可预测”真是个大学问,再大的地震,再大的伤亡,中共政府都无责任,可把中共渎职及残害中国人的问题全部掩埋(youtube上有唐山大地震的禁片《掩埋》)。

准确预报地震的人如耿庆国等,日子不好过了。他被排挤出北京地震大队。越轨说出震情而救了青龙县47万人的汪成民日子更不好过,妻子在组织压力下不得不离他而去,家庭破碎,身心备受打击。

三四十年都过去了,张庆洲的《唐山警世录》曾得到肯定,一时洛阳纸贵,随后《唐山警世录》却因书中披露事实真相成了中共的禁书。

谁是这一切的总后台?

如果说,杨友宸震前被去职是偶然事件,“地震记录本”和图纸资料不翼而飞是偶然事件,预报出地震的人被打压是偶然事件,越轨说出震情而救了青龙县47万人的汪成民被打压是偶然事件,向老百姓隐瞒预报震情的官员都升官进爵是偶然事件,那么这一系列的偶然的偶然巧合那必定是个必然事件。

3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并非“突如其来”,而是早有多次预报而遭压制,唐山大地震的悲剧其实是“人祸”造成的。目前已经确证的罪人就有两个:原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和原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被认定是升级唐山大地震悲剧的两大“前台罪人”。

虽然他们不一定是主犯,但通过他们按图索骥,最终可以直逼元凶。如果说,梅世蓉的后台就是查志远,那么查志远的后台是谁?这可能追出许多具体人,但最终“查志远的后台”是谁?那就是中国共产党及共产邪灵。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9/3/9/n11100959.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33,509,137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6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3.8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