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上)
“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里,两个军医(一个沈阳军区总医院军医和一个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年轻军医)将一名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在人完全清醒、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已经经历了一周的严刑拷打、强暴等等,伤痕累累。[2009年,辽宁省锦州市,一位在现场担任持枪警卫的目击证人对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披露。]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一位怀孕约六到七个月的孕妇,双手被强行绑在横梁上,然后,垫脚的凳子被蹬开,整个身体被悬空。横梁离地有三米高,粗绳子一头在房梁的滑轮上,一头在狱警手里,手一拉,吊着的人就悬空,一松手人就急速下坠。这位孕妇就这样在无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让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妻子受刑。(见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2000年10月,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犯人轮奸。有人目睹几个犯人直冲年轻姑娘去了,事后没有几天其中一位姑娘就自杀,后被救活。事件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之后这一疯狂恶行被其它劳教所及监狱效仿。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讲述,马三家恶警还叫嚣:“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都不允许上告!” (此恶性事件收录于2001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

1999年7月,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理念的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打压运动,导致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活摘器官,及被包括精神药物摧残等其它方式虐杀致死。以上迫害案例仅仅是无数惨案中的冰山一角。

这场迫害至今已持续19个年头。从2015年5月份开始,坚持和平理性抗争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各地发起了一场全国性的控告江泽民大潮,这场大规模的民告官现象在古今中外实属罕见。

2015年5月1日,大陆法院开始实施习近平提出的“有诉必理,有案必立”。截至6月底,超过2万名法轮功学员及亲属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刑事控告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等罪名控告江泽民,敦促中共司法部门对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立案侦察、提起公诉。

此时,人们不禁要问,江泽民为什么会是这场迫害不可逃脱罪责的元凶,并被告上法庭? 当初江泽民到底又是为了什么非要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不光彩的发家史

1942年,正是很多忧国忧民的青年奔赴抗日救亡运动前线的时候,17岁的江泽民却进入了汪精卫伪政府在南京创办的伪中央大学接受高等教育。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及多方调查,其原因是江泽民的生父江士俊(江冠千)在日本占领南京期间担任侵华日军反华宣传机构的高官(汪精卫伪政府的宣传部副部长)。

1945年苏联红军在长春搜到从1913年起在中国从事阴谋策划侵略活动的日本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其中包括江泽民曾参加的专门培养侵华特工的伪中央大学“青年干部训练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随后一查,发现江泽民是大名鼎鼎的汉奸江冠千的儿子。

江泽民在苏联留学期间,在克格勃金钱美女的诱惑下,苏联情报部门以保证不泄漏江的汉奸历史为条件,收纳江加入克格勃远东局。

2906 1
年轻时的江泽民与其俄罗斯情妇。(网络图片)

历史学家、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在《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一文中也指出,“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前(1946)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烈士子弟:谎称自己过继给了早年加入中共,后来被土匪乱枪打死的叔父江上青。

江泽民与其父卖国当汉奸的不光彩发家史 ,也体现出江泽民对中国人民毫无感情,肆意屠杀中国百姓的本性,最典型的事例就是“六四”、法轮功、萨斯病等问题的处理。

从1991年起,中俄双方勘分边界,江泽民全面承认了沙皇俄国和前苏联对中国的侵略,全面接受了自《瑷珲条约》开始的所有中俄不平等条约,出卖的中国领土达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40个台湾的总面积。

2906 2
江泽民黑箱作业出卖国土 民族败类千古罪人(大纪元)

江泽民利用与江上青的关系,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处级干部升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其升迁之路,靠拍马和钻营人际关系,极尽巴结李先念、陈云等党内大佬。江曾以上海市委书记的身份在大雪地里站立恭候数小时之久,仅为给李先念送一块生日蛋糕,此举被外界所耻笑。

1989年是江泽民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年。他强势镇压敢言的《世界经济导报》、软禁人大委员长万里,支持血腥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六四”前夕,其给邓小平送上密信,要求采取“果断措施”,否则“就会亡党亡国”。

“六四”事件使江泽民由一个原本准备退休的人,一下从上海市委书记职位一跃而被任命为手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核心”。

此后,江泽民更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名,对一切异议人士和独立信仰团体大肆镇压屠杀,其中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株连打压则是中共建政以来对中国老百姓最大规模、最具代表性的一场残酷迫害,波及数亿人。

2906 3
“六四事件”坦克横冲天安门广场惊人图片 。(网络图片)

从国务院不激化矛盾到江泽民强行镇压

八十年代初期,气功热在中国出现,中共当局对内部制定了“三不”政策,即“不干涉、不宣传、不打棍子”。

1992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国内公开传法,其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以“真、善、忍”准则指导人们做一个好人,升华内心境界,提高生命层次的感召力打动民心,吸引了上亿民众参与修炼。

1998年官方保守估计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已超过当时中共7千万党员,由于人数越来越多,中共高层多次讨论如何对待法轮功现象,中共也同时派大量特工混入法轮功修炼群体了解情况。

1998年,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安全部等多个系统对法轮功的内部调查文件送到中南海,包括曾长期负责中共国家安全的前人大委员长乔石组织调查的报告,认为法轮功有益于中国社会,法轮功团体对政权无企图。中共高层经过讨论后,决定对气功团体的“三不”政策仍适合于法轮功。

但中共内部意见分歧,罗干负责的政法系统等,对法轮功仍有敌意和戒备,中国各地不断传出法轮功学员被殴打和集体炼功被滋扰的事件。江苏、辽宁以及山东等一些地方公安局出现强行驱散炼功群众,对炼功群众非法拘审、关押等行为。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发出通知,对法轮功定性、定罪名。

之后,天津发生公安局无理拘捕和殴打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事件,在天津当地上访无效后,天津公安局称需要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本着希望政府了解真相以及信任高层会合理解决的想法,全国部分法轮功学员自发地在1999年4月25日上北京中南海旁边的中央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这就是震惊中外的“4‧25中南海万人上访事件”。

2906 4
1999年4月25日,超过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中南海,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自身修炼的切身体会。当天这些普通民众沿街而站,井然有序,静静读书者众,与事后中共的造谣宣传形成鲜明对比,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明慧网)

在处理万名法轮功学员“4‧25”中南海上访事件中,当时的中共国务院采取了不激化矛盾的手法,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5名法轮功学员代表,妥善处理天津公安局涉嫌非法抓捕一案,并释放被捕的逾40名法轮功学员。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在协议中,法轮功代表得到政府高级官员的保证,称政府支持群众健身运动,并没有把法轮功视作反政府组织。在达成协议之后,法轮功学员平静散去。时隔3天,4月27日,国务院信访局负责人还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讲话称,不会镇压法轮功。

6月14日,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发出联合通知,由新华社发稿,声称对法轮功从未镇压、也从未禁止,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听信谣言。

7月13日,中共中央借《人民日报》再次发表社论,“安抚”修炼群众说:炼功不迷信、健身不违法。

但是,到了7月20日凌晨,中共公安在全国各地绑架和拘留了众多公安认定是负责人的法轮功学员。7月22日,中共民政部突然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刚辟过的“谣言”全部宣布为正式规定,文件下发各地。当日下午,全国各地广播电视都重复播出了这一“重要消息”。

从1999年4月25日到1999年7月20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江泽民建立了迫害法轮功的一整套指挥系统,特别是6月10日成立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简称“610”)。江还直接写信和发表讲话,用他个人的影响力和党内的各级组织,以残酷的“斗争”方式镇压法轮功,并寻求在中共党内对他的决定达成共识。

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和策划指挥者

据美国人权法律协会公布的资料显示,至少三个出自江泽民之手的中共内部文件成为传播最广的迫害指令。

*文件之一,1999年4月25日的信

1999年4月27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这份通知要求中共领导人学习江泽民于1999年4月25日夜间的一封信。 还要求中共领导人贯彻落实信中提到的方针,并向中共中央汇报相关进度。

在这封信中,江泽民向中共领导人发出信号:“这次(四二五和平请愿事件)是否与海外和西方国家有关?幕后是否有指挥和策划?”

“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根据江泽民的信和《通知》表明,江想要把个人的观点强加在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身上。针对法轮功追随者使用这种具有攻击性和战斗性的语言,是发出了一个发动暴力镇压的信号,而在这之前对和平请愿活动并没有进行调查。

*文件之二:1999年5月8日的备忘录

第二份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军委诸同志的批示”的通知》1999年5月23日正式发出,内容是基于江泽民在5月8日对于法轮功问题的指令。 文件的内容是关于如何秘密准备迫害法轮功(如何严厉处罚法轮功追随者,使用什么样的中共资源,谁来负责落实)。

*文件之三:1999年6月7日讲话

第三份可以呈供的文件也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来的。文件要求中共领导人学习和贯彻“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这份文件日期是1999年6月7日。

在这个讲话中,江泽民说:“‘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这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深入研究,采取有力对策。”这次讲话把法轮功追随者等同于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的抗议者,他们因为和平抗议而被屠杀。这也是江泽民推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个命令。

建立“610”办公室是江泽民的个人决定

江泽民6月7日的讲话直接导致在6月10日建立了“610办公室”(中共自己法外的秘密机构,“610”因此而得名)。

在这次讲话中,江泽民还宣布“(中共)中央已同意李岚清同志负责,将成立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李岚清任组长,丁关根、罗干任副组长,有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密切配合”。这里提到的这个领导小组后来叫作“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它的办公室称为“处理法轮功问题办公室”也叫“610”办公室。

这次的讲话包含两个重要事实。第一个是建立“610”办公室是江泽民的个人决定。通常“中央”指的是中央委员会或者政治局。但是这个讲话里提到的中央不是中央委员会,因为中央委员会要等到政治局开会讨论完某件事之后才能开会讨论。所以“中央”应当指的是政治局会议,但在江泽民讲话时,政治局的会议正在进行中。江泽民关于建立“领导小组”的讲话只是告诉政治局一个已经形成的决定,而不是提出动议。

如果在这次会议前政治局已经针对这件事开过会,也就没必要再由江泽民来告诉政治局他们已经做出的决定。如果在这之前,政治局没开过会,那必定是江泽民个人的决定。

江泽民在讲话中要求“(中共)中央委员会,各(中共)部委,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必须密切配合”,这给了领导小组超越于现有的中共行政体制和国家体制之外的极大权限。因为中共中央委员会和各国家级部委都必须遵从领导小组的指示和讲话,小组只对江泽民一个人负责。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的专栏报导称:“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下属的常设办公室“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使用的是“国务院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但事实上这个机构成立之后从朱镕基到温家宝再到李克强三任总理,谁也没有在这个机构的正副专职负责人的任免令上签过字。

曾经发表《法轮功冤案不平国难不已》的北京律师谢燕益,他依据法律条文分析,“610”是非法组织,功能、目的无法(宪法、法律、政府组织法)可依。

江泽民亲手建造迫害法轮功血债帮

此外,江泽民因极度恐惧迫害法轮功将来会被清算,于是亲手提拔积极跟随其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急先锋,也就是血债帮的核心成员,来维持权力的延续,即迫害政策的持续。这个核心的成员有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薄熙来,刘京,李岚清等人。

“610”办公室上级机构为“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前三任组长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岚清及前后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周永康,直接受江泽民控制。

中共“610”办公室历任主任则依序为王茂林,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刘京,原公安部副部长、政法委委员、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李东生。

“十八大”前夕中南海激烈的权力搏击的焦点是:江泽民、周永康要将权利继承人薄熙来推进中共最高权力层,并策划通过政变,让薄熙来取代习近平。然而2012年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令周、薄政变计划破产。

由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犯下罪恶太大,任何执政者都不愿也不敢替江泽民承担罪责,都在留后路。

随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主要成员纷纷被以贪腐罪名制裁,江泽民势力被逐步清洗。

非法组织“610”制造无数人间悲剧

“610”,就其性质而言是非法组织,其产生和存在都没有法律依据。“610”直接指挥控制各级党政机关及公安、检察、法院、监狱、劳改、劳教部门、国安部门,以及外交及宣传机构、新闻媒体,是从中央到地方展开的一个组织严密、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总指挥部。

由于“610”办公室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它对在镇压法轮功过程中普遍发生的致死、致残、酷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任意拘禁、劳教、判刑、罚款等罪恶负有主要责任。

迫害导致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致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失业、破产、停学、失踪,甚至被活摘器官。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因修炼法轮功,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恐吓。2002年2月8日晚,在警察离去后,作为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杨丽荣就这样凄惨地丢下10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地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报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曾向外界透露江泽民对当时“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一次谈话的要点:

“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什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不信我就治不了他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穷),肉体上消灭。”“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

*“名誉上搞臭”

“名誉上搞臭”的实施,是由中共绝对控制的媒体进行的。

资料显示,当时中国有2,000多种报纸、1,000多家杂志、广播和电视等宣传机构。中央电视台有12个电视频道,覆盖全国人口达90%,观众人数超过11亿。

在1999年7~8月间的30天内,仅《人民日报》就发表了347篇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平均每天超过10篇。中央电视台(CCTV)及各省市的上百个电视、电台,每天24小时反复播放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和诋毁法轮功的节目,并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开始,加上所谓自杀、他杀等案件,极尽能事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蔑和抹黑宣传。

例子之一,是把李洪志先生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所谓地球爆炸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中的“不”字剪掉,并以此诬蔑法轮功宣传“世界末日”。更有甚者,以移花接木等手段,把普通刑事罪犯的犯罪行为移植到法轮功学员头上,以欺骗世人。如京城疯子傅怡彬杀人、浙江乞丐毒杀案等等神经病、杀人犯都栽赃到法轮功头上 。

最为恶劣的,是在2001年1月23日,由江派大佬周永康的马仔、已落马的原中央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李东生亲自监制,由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导演的央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这场闹剧,后被包括服务于联合国的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认定为虚假编造。

2002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天安门自焚案被当场揭穿。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发言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天安门自焚案)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像片的拷贝,以供派发……”面对确凿证据,中共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此外,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被要求成立专门机构负责批判法轮功。所有工厂、企业、学校、街道都要组织人们集体收看批判法轮功的新闻和节目。

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仅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高达30余万篇次 。

各国的中国大使馆开始组织当地华人揭批,并向各国政府散发诋毁材料。

一位前中共官员曾经作过这样的描述:“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能够像它那样在使用国家机器控制和镇压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约束。”

* “经济上搞垮”

为了截断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来源,以迫使其放弃信仰。中共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在经济上的迫害涉及的面很大很广。

很多学员被罚款少则数千元,多达几万元。这些罚款,没有任何法律条款作为根据,由地方政府、单位组织和派出所、公安局随意进行,被罚款人也不会收到任何法律文件作收据。

法轮功学员还随时面对警察的抄家,抄家者拿走现金和财物。在农村,有时候甚至连家中的存粮也不放过。同样的,这些被抄走的财物没有任何收据,大多由执行抄家任务的人中饱私囊,甚至作为奖金。

同时,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非法开除,失去工作,剥夺就业的权利,农民面对收回土地的威胁,退休的老年人被停发或少发退休金,收回所居住房。从事商业活动的法轮功学员则被没收财产,冻结银行存款。

在执行这些政策的时候,中共还采取株连制,单位企业有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和职工被迫停发奖金,停止晋升,以在社会上制造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面临失业、小孩失学、住房收回等等威胁。

“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单位的领导、被派来的同事及家人,疾风暴雨地针对我,强制我放弃修炼,使我精神承受极大的压力。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绑架,被单位无理开除,失去工作,在当时迫害的高压环境下,去了几家用人单位应聘,他们在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后,都不敢录用我,无奈我只好以蹬人力三轮车为生。”

“被劳教迫害时,孩子刚出生四个月,妻子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还要一个人带孩子,生活过得极其艰辛。”这是今年6月25日明慧网报导的山东潍坊昌大集团工程师陈天圣在他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中的一段辛酸回忆。

*“肉体上消灭”

2906 5
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赵烨被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2906 6
佳木斯铁路分局官员马学俊被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2906 7
法轮功学员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江泽民一方面被迫向世界承诺在中国减少酷刑折磨,背地里却效仿希特勒,制造并向外界提供假相,让部分海外主流媒体记者参观劳教所的“文明环境”,另一方面中国的酷刑个案却越来越多。尤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不择手段,使用酷刑至少达四十种以上,酷刑的对象中妇女和老人占相当比例,其残酷令人发指。

各种酷刑包括殴打、鞭打、电刑、冷冻、捆绑、长时间镣铐、火烧、烙烫、吊刑、长时间站、跪、竹签和铁丝穿扎、性虐待、强奸等等。酷刑的手段极其残忍,如:用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法轮功学员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生殖器等等)。

其中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众多酷刑之一。正常、理智、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张付珍,女,约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她于2000年11月份上北京为法轮功伸冤,后被绑架。知情人说,公安强行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折磨、侮辱她;把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尔后,公安强行给她打了一种不知名的毒针。打完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挣扎著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报导)

在武汉杨园“洗脑班”,高顺琴被强行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王姓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高顺琴看到在会议室门外的武汉市“610”的胡绍斌、洗脑班的陈崎屹及一警察脸上透著得意的表情,就问:“给我打的什么针?”他们回答:“破功的针”“营养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回答:“不知道”。

高顺琴说,毒针当时反应不是十分严重,后来慢慢发作、越演越烈。6月,高顺琴被转到何湾劳教所。到了11月份,高顺琴开始出现双脚发凉,然后全身发烧、疼痛。剧痛令高顺琴整夜无法入眠。后来发展到脚痛得不能沾地、无法行走。并出现牙齿松动、脱落,身体浮肿,大脑经常一片空白,这种症状持续达三、四个月。

以上是2015年6月,从中国武汉移民加拿大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高顺琴寄给中共高等法院、高等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的一段内容。

2906 8
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的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到胸腹积水严重转为肺结核。(明慧网)

2906 9
乡亲们公认的好青年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2906 10
长沙销售经理陈建中被劳教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0日至2015年6月26日,通过民间途径传出的消息证实已有真名实姓的3,86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这里收集的迫害致死案例,是明慧网突破中共的层层封锁而得以核实的案例,远远不是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因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盖,尤其是大量活摘器官的案例。

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3月以来,多位证人指证中共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关押数千法轮功学员,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牟利并私设焚尸炉焚尸灭迹的骇人罪恶。

当年的3月9日,《大纪元》刊出了原日本驻沈阳记者金钟(化名,后称Peter)的调查报告《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他透露,中共在沈阳市苏家屯区设立了一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著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东北三省及中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过去常被转移到那里。该秘密监狱里有“焚尸炉”。据悉,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当年的3月20日,《大纪元》发表《主刀医生太太揭苏家屯器官摘除黑幕》的文章。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安妮指证,苏家屯集中营设立在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2001至2003年间该医院曾关押法轮功学员约6,000人,超过4,000人被活体摘除器官后,又被投入医院后院的“焚尸炉”。

安妮前夫还告诉她,关押在苏家屯集中营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她说,别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属的许可等手续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共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医院才可以在完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关押和进行活体器官摘除。每个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轮功学员。

3月31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老军医披露,苏家屯医院仅是中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用专列和封闭的铁路货车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目前苏家屯里的法轮功学员已被转移。

老军医还透露,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和焚烧尸体很普遍,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

4月30日,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的官方流程,指证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倒卖勾当,仅其接触的资料中就有6万多份伪造的代签资料。

2906 11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在劳教所被警察残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明慧网)

2006年起,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通过深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资料,严谨而精密的论证,对于中国大陆大量器官移植所需的数量庞大的器官以及储备供体群来源做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即关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迫掠夺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著。”

报告书指出:“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着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无法解释这些供体源自何处。”

2009年11月,大卫‧麦塔斯与大卫‧乔高将他们持续追踪数年的调查报告整理成《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一书。麦塔斯形容这一罪行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13年8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2006年时任商务部长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2014年9月公布的一份录音则直接说明了江是这一罪恶的罪魁祸首。原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一事回答调查员的问话时,承认是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近年来,追查国际调查公布了大量来之中共军方、警方和医院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证据。

2015年两会期间,黄洁夫揭露“死囚器官”移植形成利益链变得肮脏,并表示这里面的秘密说不清道不明,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也从侧面证实了活摘的指控。

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报导以来,国际社会纷纷行动。从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澳洲、加拿大、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在通过立法等方式阻止或规范与中国大陆有关的器官移植行为。

2015年6月25日,美国第114届国会第一次会议,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发起的的迫害。

(待续)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5/7/3/n4471683.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59,458,006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86  zip  exe
安卓版4.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4.2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2.0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36)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