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海大妈的回忆:我的十九年反迫害之路(图)
2018年7月20日悉尼市中心的马丁广场举办了纪念“7.20”反迫害19周年的活动。个子不高、性情谦和、脸上总带着微笑的汪淑茹阿姨又来了,回想起19年前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她讲诉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走过的反迫害之路。

汪阿姨说她是提前病休的,因为她当时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她走入法轮功修炼完全是因为法轮功治病的神奇功效。

她说:“我的身体不好,有很多病,例如萎缩性胃炎、颈椎骨质增生、心脏早搏等,睡眠也不好,经常头晕、头痛,中药西药每天吃。当时工资很低,只有四、五百元(人民币),而医药费的收据已经攒了两千多元了,单位根本就报销不了。”

“1995年9月份的一天,我在公园里发现了一个新的练功点,就去看介绍。旁边的人看我看得很认真,就让我试着练练看,说‘这个功是免费教功,也不花钱,效果很好’。我就决定去试试。”

“学静功的时候,我心想打坐的功法可能层次会很高,因此我也随着他们坐在那里想体验一下,这时看到旁边的人身边放着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就偷偷的翻了一翻。那个人炼完功后答应将书借给我一周。”

“就在当天晚上,虽然我仅仅是学了几下动作,可回家就睡了一个好觉,这是我没想到的。以前我的胃不好,很多东西如辣椒、冰棍、西瓜等食物都需要忌口,但是炼功之后,我很快就可以吃这些东西了,我确实是受益了。”

“看了书之后,我觉得这本书讲得有道理,就开始炼功了。”

1999年“7.20”中共宣布禁止修炼法轮功后,汪淑茹当天上午就去了位于人民广场的上海市信访办。

她说:“当时我的思想很简单,就是想给政府反映一些真实情况,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按照‘真、善、忍’修炼,没做什么错事,政府不让炼,可能是误解,希望政府能了解实际情况,告诉他们我们是因为身体有病才炼法轮功,而炼功之后我们身体确实都健康了。我去了信访办,当天去了很多人。去到之后听说有代表进去了,人民广场上大概有上千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结果。但到下午时,突然出现了一群武警,他们要求我们离开广场。我们拒绝离开,因为上访还没有结果。他们就两个人架一个人把我们强行拖到广场旁边停的大巴车中,拉到原来的人民公园那里,并让我们登记姓名、家庭地址等信息,甚至禁止我们上厕所。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允许我们离开。随后我们又被居委会找去,继续做笔录,一直搞到晚上十二点。”

“第二天早晨,我按照原来的时间,再去我们位于乍浦路小公园的炼功点时,我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于是我又去了当地比较大的外滩公园,快到时当地的户籍警看到了我,就在后面边追我,叫我停下,我没有停。当我赶到外滩炼功点时,发现那个不大的炼功点已经被二十多名武警把守住了。周围停着警车,平常在外滩公园是很少会看到警车的。我没有犹豫,还是冲进了炼功点,坐在那里我就哭了。我说‘我们只是每天练练功,怎么就这么难?’我很快被架起来塞入了一辆警车,被送往郊区的一所学校,在那里又有人让我登记……”

“我对他们说:我们只是在公园炼功,对社会也没有任何不良影响,我炼功病都好了。为什么不让炼呢?”

1999年12月27日,当时国内的法轮功学员都在为大法蒙冤上访。汪阿姨她们炼功点上的学员也在讨论是不是去上访,但当时她们觉得去北京人生地不熟,在上海也可以对公众讲法轮功真相。所以学员们决定当天仍然去炼功点公开炼功。

27日早晨,大约有二十多个人参加了早晨的炼功。炼完功以后,上班的人先走了,就在她们这些退休的人正在炼功点打扫环境、捡烟头和碎纸屑的时候,警察来了,把他们都抓走了,警察说是因为有人举报。随后她被拘留一个月,获释后又被警方敲诈了三千多元钱。

没想到放出来二十天后,警察说要将收的钱还给她,把她骗到了派出所。去到之后却说她“扰乱社会秩序”,以此为由又将她拘留一个月,并随后投入劳教所关了一年。

汪阿姨说:“当时他们要求我在‘劳教拘留书’上签名,遭到了我的拒绝。我说‘我没做什么坏事。我哪里扰乱社会秩序了?我在公园里炼功,既没有在大马路上阻塞交通,也没有在政府门口影响政府上班,你们的指控根本就不成立的。”

“在劳教所里,365天我一天都没有休息过,给劳教所当奴工,做出口的‘三枪牌’棉毛衫和玩具。当时劳教所还没有太多的法轮功学员,我属于第一批,最初让我们剪线头。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吃不饱,伙食也不好,一天到晚生活在饥饿中。在那段时间,我牙周炎犯了,牙床肿,干活时间长了,脚也肿了,脚上的鞋子变得紧紧的。”

随后的一年多时间,汪阿姨为了躲避迫害一直在外东藏西躲,她曾想去看看在北京的姑姑,但姑姑对她说:“你千万不要来。你一离开家,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就去找了我,他们还让我家的邻居监控我们家,你一到就会被捕。”

汪阿姨于2002年回到上海,立刻就成了中共洗脑班的“常客”。

汪阿姨说,虽然在上海时,中共胁迫她的左邻右舍监控她,但是中共的这个政策并不受欢迎。

她说:“我在上海期间,居委会让一位已经下岗的邻居和我们当地的保安监视我。这位邻居对我说:‘汪阿姨,居委会已经问了好几次了,让我告诉他们你都在跟谁联系,保安进进出出也在盯着你。这个保安和我一起上山下乡过,我们很熟,我就跟他说,你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家都是好人,将来法轮功平反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所以你不要去害人家。’”

居委会还让汪淑茹隔壁一位70多岁的老人监视她,那位老人对居委会的人说:“我跟汪阿姨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了,人家这么好的人,也没干什么坏事,你叫我去盯人家,害人家干什么?到时候人家平反了,我这老脸往哪儿放呢?”

汪淑茹于2003年春节期间逃到了澳洲,来到了这个自由的国度,但是她在国内的亲人还会时不时受到骚扰。那些警察甚至恐吓她“回国会有好看的”,但是自从她来到澳洲以后,她每年的“7.20”都会参加悉尼法轮功学员发起的反迫害活动。她说:“我希望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美好,也希望制止中共的这场迫害,因为这场迫害是无道理的,是中共在下狠手迫害法轮功学员。

(希望之声: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8/07/23/n1999746.html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27,936,977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5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1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0944C版)  exe
手机(2.1.13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4.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3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