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江志成和博裕的敛财三部曲
从阿里巴巴到千亿药厂,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孙子江志成早已另辟捞钱路径,借助私募资金通吃中国国内的优良资产。8年时间旗下基金将江家拥有的政治关系转化为巨额的商业财富。

“大多数太子党都拥有西方大学的耀眼学位。可能他们中很多都有才华,但没有人相信仅靠他们的才华就能获得迅速崛起。他们的家庭关系非常重要。”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的资深研究员斯亚明纳森·艾亚(Swaminathan S. Anklesaria Aiyar)撰文说。

“那些大家族希望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或自己做生意,因为那是实实在在的钱。”他说。

路透社2014年曾刊登特别报导《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指,中共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全面控制,让“太子党”有机会借助他们的政治关系聚敛财富,而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权基金已成为“太子党”的天然避风港。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

江志成,2009年从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后加入美国投资银行高盛,9个月后(2010年)江就在香港自立门户、成立私募基金“博裕资本”。

6753 1
博裕资本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分别注册了四家以“博裕”为名的投资顾问公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截图)

打着家族幌子 江家红三代闷声发大财


2010年,江志成25岁,从私募基金成立一开始就亮出了自己的名头。博裕资本成立几个月(2011年年初),就挖来三名知名的私募基金合伙人,这三人的私募基金经验加起来超过50年,是江当时年龄的两倍。

而博裕资本的第一期筹资(2011年)也同样来自巨头李嘉诚基金会以及新加坡主权投资淡马锡。此后,高调的博裕资本系一直吸引投资界的极大关注。

博裕资本的写字楼在香港中环和记大厦15楼,合伙人却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等注册多家空壳公司,同时又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持牌成为“投资顾问”。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江志成走了一条跟别的太子党刻意保持低调、避开公众关注截然不同的路子,本质上他跟别的太子党一样在利用家族敛财,但因江家在中国的不可一世,前党魁江泽民的孙子已不屑于隐藏自己的家庭关系。

“这种宣传效应带给江家的财富效应,没有一家正常的私募基金或太子党基金能企及。”他说。“而私募基金本身的不透明运作也给了江志成浑水摸鱼的机会。”

博裕资本的股权掌握在层层空壳公司手中,而这些公司又在加勒比海的一堆避税天堂中来回转悠。

仅博裕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Boyu”为名注册的关联公司就有四家,分别是:博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通用名博裕资本)、博裕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博裕资本投资管理公司(Boyu Capital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 Limited)、博裕资本集团控股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Group Management LTD.)。这四家私募资金的净资产合计41亿美元。

这四家公司之间互相交叉持股,同时博裕资本合伙人名下的空壳公司也持有部分股份。外界很难直接看清博裕系背后的真正持有人——江志成的真实持股情况。

江志成的投资敛财术 无人能出其右

博裕资本一直只专注投资内地公司,无论是参与融资的项目数或资金规模,都无人能出其右。如:仅2018年一年,博裕就参与了十多次项目融资,金额逾200亿元,且涉及内地国有企业。

第一,博裕的赚钱套路很简单,“圈钱、套现、走人”。在私募股权基金行业,五年内赚一倍就算成功,但博裕的投资利润率向来都出奇得高。

博裕最早的一笔投资是2012年斥5,000万美元,参团帮助阿里巴巴的马云从雅虎回购其公司股份。据路透社2014年的报导,博裕在阿里巴巴的那宗交易扮演领导角色,而江志成更亲自跟马云会面并发挥作用。

到阿里巴巴纽约上市前,博裕减持的部分持股套现约8,700万美元,持股市值部分更达9.35亿美元(0.5%股份),升值超过3倍。

博裕随后还参与了二十多家公司的项目融资,覆盖高科技、生物药业、银行、零售等领域,在国内资本场几乎无孔不入。

如:2018年7月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中国汽车金融服务企业灿谷金服,腾讯与旗下滴滴出行为其主要股东,但上市前四个月引入的几个战略性投资者中亦包括博裕。

百度旗下爱奇艺2018年3月登陆纳斯达克,2017年2月做的一次融资中也有博裕的身影。

博裕敛财三部曲 圈钱—套现—走人

要提及的是,博裕资本的赚钱术并非本身投资高明,而是以权换钱,靠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得回报,结局通常是“割(散户的)韭菜”。

比如:博裕参股的顺丰快递,在2017年才借壳上市,不到两年(2019年4月3日)在发布年报不久,顺丰的四大股东就抛出百亿减持计划,让2017年上市时接盘的三万多名散户成为名副其实的“韭菜”。

而顺丰的大股东减持的是非公开发行股份,因原始持股成本非常低。比如:博裕有绝对控股权的宁波国开、通过元禾控股成为顺丰上市的四大投资方之一,预估真实持有顺丰股票的成本仅为9.13元。而顺丰近6个月的最低股价在28.51元。

换句话说,即使顺丰股价出现腰斩甚至脚踝斩,博裕也能在套利过程中赚的盆满钵满。“圈钱、套现、走人”三部曲一直是博裕资本捞钱的常态。

在金融、能源、国内安全、电信、媒体等传统商业领域,“太子党”都扮演着核心角色,而在科技互联网、生物技术、房地产等新领域,太子党同样不会轻易放过插足的机会。

这种任何一家国内或国外的大型私募基金都不可能在中国复制“博裕模式”,在红色家族影响力下,既能频繁地参与大规模的项目融资,亦能保障收到高额的回报。

领队集体觅食 通吃有钱途的中国企业

投资界有句话,赢者通吃。这一点在博裕身上特别显着,率团入股。自博裕入股阿里巴巴、腾讯后,就开始率领这些公司旗下的基金共同“觅食”、通吃有“钱途”的中国企业。

博裕资本不仅跟阿里巴巴以及腾讯在投资上具有一定的协同关系,同时也与国外的大型私募基金保持紧密合作。

如,博裕与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2018年就有超过四次共同成为天使投资者,项目对象包括:居然之家、腾盛博药、基石药业、人脸识别系统的旷视科技,总投资额达到155亿美元。

此外,博裕还两次注资腾讯参与的同程旅游以及微众银行。博裕也与新加坡淡马锡以及红杉资本(《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2018年榜首、沈南鹏掌舵)等合作入股顺丰、万科旗下的物业平台、百度的爱奇艺、中银的消费金融等。

路透社引述一名资深的有限合伙人的话说,中国市场的游戏规则十分简单,“只要认识对的人就行。这就是你为何要投资一个太子党基金。”

还有几位有限合伙人表示,他们的公司依据太子党拥有的政治关系及其将这种关系转化为商业交易的能力,对太子党进行评估,江志成和博裕资本的排名位列前茅。

换句话说,国内外的合伙人都很清楚,可以凭借江志成的家族关系在中国稳赚一笔。当然,江志成也乐于用家族关系换取合作机会以及可观的回报。

卡托研究所的研究员艾亚(Swaminathan S. Anklesaria Aiyar)撰文说:“(中共的)政治高层声称他们与其家人的业务没有联系。但如一位资深外交官所说,(中国的)一切都由几百个有权的家庭控制……大多数外国公司都在试图聘请中国(中共)官员的儿女,以便公司能够进入并在中国开展业务。”

在过去,太子党通常跟跨国公司共同建立合资企业,太子党可持有公司股票——公司在香港或加勒比海地区的避税区注册——这有助于隐藏商业机密。

而跨国公司给太子党支付高额咨询费,通常在海外,如迪拜或香港支付。协议经常写在红纸上,因为红纸复印或扫描都会变黑、变得不可读,以防止内容外泄。

不过,现在的太子党不再满足于咨询费那点“小钱”,那些庞大家族更希望借家族裙带关系、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或自己做生意,让钱来得更快、更猛。

“根本不用江泽民直接出面、出手,他的家族利用江泽民血缘的关系就可以去办事了。江泽民孙子这个事情实际上存在于中国大陆整个权力网络中间。”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告诉“德国之声”,前党魁江泽民尽管已经从中共最高层的职位上退下,其政治余威还在。

东窗事发 法国基金纽约状告博裕

不过,太子党特权在中国不是永久的,即便江志成也一样。2012年,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倒台更是给很多私募股权投资者强化了这一观念。

这些投资者私底下会议论“头条风险”,担心依靠太子党树大招风、投资太子党的基金公司是一把双刃剑。

中共太子党的私募基金也同样担忧境外市场的集体关注。2019年一场意外的境外诉讼案,再次让博裕走进公众视野。

2019年2月,中国上市公司药明康德及其多家投资公司,包括博裕被法国一家基金公司在美国告上法庭。

原告指控药明康德主席李革联同多家私募基金,在2015年私有化公司的过程中,刻意遗漏有意将子公司药明生物等分拆独立上市。在退市不足两年时间内,药明康德进行一系列资本运作,将公司一拆为三,2017年分别在港、沪两地上市。单分拆上市的两家公司市值,已经超过247亿美元,接近当年私有化作价的七倍(36.2亿美元)。

原告指出,药明康德披露中存在重大虚假陈述及遗漏,如果股东事前知道公司有意分拆子公司上市,不会接受李革等人提出的私有化作价。

药明康德跟博裕资本之间存在非常复杂的关系,也是江志成连环通吃中国企业的一个典型实例。

根据药明生物2017年的招标书,控股股东Biologics Holdings(BH)背后的9名财务投资人,以江志成的博裕资本持股最高。以博裕资本在BH的直接持股比例16.79%计算,博裕仅凭药明生物上市一项资本运作,就套现近2.2亿美元(17亿港元)。

此外,药明的其他8位投资人,不少与博裕曾有不同程度的关连。例如云锋资本,其关连企业阿里巴巴,曾获博裕上市前参股;而另一投资者红杉资本,当年则同为阿里巴巴投资者之一。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亦曾经投资博裕第一期基金10亿美元集资。

还有,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及平安保险的联属公司Ping An,亦是BH投资者,两间公司的前高管现均为博裕合伙人,分别是曾任联想财务总监的马雪征以及曾任平安保险总经理的张子欣。

而博裕的另一位管理合伙人童小幪则更是跟药明康德关系密切。童从2007年开始担任药明康德的董事。2018年6月,童更用其首任浙商总会香港浙商联合会会长的身份、陪同李革跟当时的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书记王永康在西安会面。

浙商总会香港浙商联合会于2018年成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派员谢锋、中联办副主任陈冬和浙商总会会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都出席了成立仪式。

在201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30周年前夕,美国官员要求法轮功学员提供迫害者名单,将对迫害者拒发签证、禁止入境。预料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家族以及其党羽,将成头号针对对象。

6月3日,美国驻华大使馆更发布一则微博,介绍《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直指迫害人权官员可能受到美国制裁,包括拒绝其美国签证和冻结在美资产。

这些消息再次引起投资者对太子党公司的热议。

在中国私募股权基金领域,至少有15家公司要么由“太子党”创办,要么聘用“太子党”担任高管。自1999年以来,这些私募股权基金已经募集至少175亿美元投资资金。

“如果说江氏第二代的权力腐败,贪图的是中国民众的财富;那么江志成出道时, 江氏第三代贪腐的目标,就已经不满足于中国,而是瞄准了美国和全世界的财富。”大纪元记者何坚表示。

流亡美国的大陆郭姓富豪自2019年4月以来多次爆料称,江泽民家族在海外实质控制的“盗国财富”至少1万亿美元以上,江志成已经把5千亿美元洗到国外。

如上海著名律师郑恩宠所说,“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以权致富,各国都在盯着他”。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以权圈钱,其庞大的境外财产也同样难逃关注和彻查。

(大纪元:https://www.epochtimes.com/gb/19/6/12/n11318240.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35,079,338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6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正道
手机版 V3.8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1.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