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在人类历史上,19世纪是一个告别古典与传统的时代,近现代文明粉墨登场: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席卷欧洲;早期议会民主制诞生;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科学渐成体系;艺术领域走向远离传统的印象派。此外,社会主义势力在19世纪逐渐得到扩张……

但与此同时,整个19世纪还是世界病——霍乱五次大流行的疯狂时期,印度近500万人死于霍乱,世界工厂日不落帝国英国曾四次爆发霍乱,欧洲大陆和亚洲、美洲均被霍乱侵袭。尽管近代科学技术能给人类带来所谓的“方便”,但却无法让人摆脱瘟疫的追击,中世纪欧洲黑死病的恐慌似乎又一次降临。

骑着骆驼旅行的霍乱

“霍乱”一词古已有之,《黄帝内经》云:“乱于肠胃,则为霍乱。”张仲景《伤寒论》如此描述:“呕吐而利,名曰霍乱。”但19世纪霍乱却是完全不同的可怕流行病,是因霍乱弧菌(Vibrio cholerae)而引发的新型烈性疾病。

19世纪霍乱最初仅是印度恒河三角洲孟加拉地区的一种地方病。1817年,孟加拉地区的一个小镇上爆发了一场霍乱,患者起初是虚弱、盗汗,然后肠痉挛、腹泻、呕吐,伴有高烧,几个小时后,长则不超过5天,病人就会严重脱水而死。

因为脱水严重,患者在短时间内干枯得面目全非,并导致身体细小的血管破裂,肤色黑紫,在接近死亡的时刻,身体加剧衰亡,“就像一部慢摄快放的影片在提醒旁观者,死亡是多么的狰狞、恐怖和完全不可控。”

19世纪的印度是英属殖民地,棉纺工业的发展与出口加速了经济的发展,但也为霍乱的传播带来便利。东印度公司的工人们将病毒从孟加拉带到了新型都市加尔各答,很快传到了中亚、伊朗、俄罗斯近东地区,然后到了非洲和地中海沿岸。

它不只是光顾了西方,霍乱同时也入侵了东方,19世纪20年代初,霍乱扩散到中国、朝鲜半岛、日本和其它一些亚洲国家。它甚至进行了全球旅游,20年代~30年代间,这个起源于印度“骑着骆驼旅行的”瘟疫由俄罗斯到达了德国、英国再传到加拿大和美国。

1817~1865年,印度地区约有500万人死于霍乱。从1817年到1961年,全球共有7次霍乱肆虐,其中19世纪就有5次,每次疫情流行短则五六年,长则二十几年。除了澳洲和南极以外,没有霍乱到不了的地方。

工业发展和现代科技也阻挡不了的霍乱

18世纪末,蒸汽机的轰鸣声,给英国带来了工业革命“欢娱”的噪音,但仍然遮掩不了自殖民地印度传来的霍乱昏迷与死亡的恐怖气氛,一时间,英国人惊恐于瘟神即将叩门而入。1823年,第一波疫情却嘎然而止了,日不落帝国安然无恙,人们暗自庆幸。

难以逆料的是,仅8年之后,1831年,霍乱在英国的桑德兰港口突袭登陆。此后,从1831年到1854年,英国就前后流行了四次大霍乱。

瘟疫的突临与和高病死率使整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如临黑夜,比尔斯顿的教区牧师绝望地说:“各行各业关门闭户;只有短缺、疾病、死亡和荒凉大行其道。”

伍尔弗汉普顿郡的一位医生描绘了沦陷霍乱中城市:“所有的街区到处是病人、垂死之人和已死之人……整个城市寂静无声,只有葬礼的钟声飘荡在空中——相当刺耳。”

1831年~1832年第一波疫情,英格兰和威尔士人口1400万,死亡2.1万人,苏格兰人口230万,死亡约1万人。1832年9月后,霍乱奇迹般在英国消失。

1848年第二波霍乱来袭,英格兰和威尔士大约有7.2不幸身亡,苏格兰死亡人数为0.8万。1853年霍乱三度袭击英国,约6.2万人丧生疫病,其中苏格兰受害最为严重;第四次霍乱于1866年从东部港口进入利物浦,全英国共死亡14,378人,且分布广泛,除拉特兰郡外,无一地区幸免。

英国四次霍乱的致死率分别为:11.19%,20.56%,14.57%和6.96%。霍乱死亡人数总数约近19万人。

11701 1
由历史画家丽塔格里尔(Rita Greer)所绘大瘟疫时期伦敦街头的凄惨情况。(维基百科)

瘟疫传人 不分贫富贵贱

19世纪霍乱又被史家称为19世纪的世界病与世纪病。因为始于印度的这场霍乱不仅流行区域广,而且持续时间长达一个世纪。霍乱也因此被描写为“曾摧毁地球的最可怕的瘟疫之一”。

初始,英国人把霍乱误判为穷人的专利,但瘟疫的发生、传播和防控都像谜一样地困扰着英国人。大都市伦敦几次疫情中的境况都最为严重,人们紧急从城市搬迁到乡村避疫,可是那里变得和城市一样可怕,无处躲藏。

人们搞不清霍乱的易感人群,感染瘟疫的人几乎不分穷富,1854年,英国第三次霍乱,伦敦南城索豪区布罗德大街上3天内死了127个人,一个星期后又有近400人死亡,有的是整家绝户地死。苟活着的人们3/4人弃家出逃。格拉斯哥城霍乱,1831年死亡率为28%,1838年上升到38%,1843年达到40%。

1832年3月的一个夜晚,法国巴黎的舞厅里,人们还在无知狂欢,德国诗人海涅写道:“突然,在一个舞场中,一个最使人逗笑的小丑双腿一软倒了下来。他摘下自己的面具后,人们出乎意料地发现,他的脸色已经青紫。笑声顿时消失。马车迅速地把这些狂欢者从舞场送往医院,但不久他们便一排排地倒下了,身上还穿着狂欢时的服装……”

1831年在柏林,霍乱还夺走了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性命。

死于19世纪霍乱的另一位名人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1840年,柴可夫斯基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他5岁开始学琴,后成为俄国著名作曲家,代表作有舞剧《天鹅湖》、《睡美人》,交响诗《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在1893年的俄罗斯霍乱中,官方宣称他因霍乱病菌缠身而亡(另有民间争议,柴可夫斯基因同性恋的感情问题自杀身亡)。

全球一体化带来的恐慌

进入21世纪,医学人文研究者们以其历史眼光、人文情怀和专业态度,重新聚焦19世纪霍乱的社会性和文化性,反思全球化时代语境下公共卫生恐慌事件的发生与溯源。

医学人类学家们的研究指出,19世纪的霍乱的爆发虽然有生物学的、医学的原因,但也与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密切相关。某种意义上,19世纪霍乱大流行是全球化的结果。

19世纪工业革命开始后的近代社会,人类摁下了经济、贸易、人口等的全球一体化的进程按钮,这是导致霍乱的全球性蔓延的客观条件。

人类在瘟疫面前总是慢半拍

不可否认,全球化的确加速或方便了19世纪霍乱的全球流行,但19世纪霍乱给人类造成的死亡纪录,远没有中世纪的黑死病来得猛,那时全球化只是通过海洋和船只来进行的,人员和贸易的往来速率远不如19世纪的工业时代。这又如何解释呢?

如同生老病死是人类无法跨越的大限,世界性瘟疫无论是在古罗马、中世纪、工业革命还是21世纪信息时代,总是以超越人类认知与抵御能力的历史性方式出现。人类不断攀升的科技和医疗水平,总是骄傲地宣称攻克了前一个课题,却又无法解决当下发生着的、生命大规模消亡于瘟疫中的又一个崭新的灾难性课题。

人类在瘟疫面前总是慢半拍。对于无神论和崇尚科学主义的人们来说,这是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灵魂的净化更重要

在19世纪上半叶的英国霍乱流行中,多数人认为霍乱是不传染的。得出这结论的人们不是从医学的角度,而是从道德的角度审视的。

19世纪初,工业革命导致的社会急剧变革,对英国正统的生活方式与宗教伦理产生重大冲击。人们对金钱的热爱淡化了对信仰的信念,道德堕落、精神松弛、酗酒成为工业社会人们生存方式的新特征。

英国神职人员们认为,霍乱是对工业发展背离传统的一种惩罚,是对英国现存精神面貌的一种警示与批评,人类的“原罪”在加深。道德越堕落的地区,霍乱就越严重。人类须洗刷自己的“原罪”,回归到神的怀抱中来,祈求上帝的原谅,才能走出霍乱的困扰。

1831年霍乱流行时,教会提出对付霍乱的方法是节欲、清洁、勤奋、坚韧和阅读福音。当时的国王威廉四世还支持福音主义者列出的全国禁食日。或是在这样的忏悔中,1832年的大瘟疫突然消失了。

1832年,当瘟疫越过大西洋屏障到达美国时,很多人认为霍乱是来自上帝的惩罚,不洁、堕落和放纵、陷入物质主义的罪恶,是瘟疫流行的根本原因。

为了治愈疾病、恢复健康,人们必须在身体和灵魂上服从上帝的意旨,追求干净、整洁、有节制和道德的生活。

1849年霍乱,人们认为这是对科学导致的自命不凡的惩罚,因为科学使越来越多的人背离宗教与神。那时的人们主动通过祈祷、禁食和斋戒来祈求上帝的原谅与护佑。

灵魂的净化更重要,或许是19世纪霍乱留给人类的重大思考。@*#

参考资料:

威廉H.麦克尼尔着:《瘟疫与人》
马克‧哈里森着:“疾病的漩涡:19世纪的霍乱与全球一体化”
霍华德‧马凯尔:《瘟疫的故事》
田明孝:《19世纪英国的公共卫生观念》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4/19/n12044233.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57,162,857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82  zip  exe
安卓版4.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4.2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2.0  apk
神州正道網頁版 V4.7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35)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