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正道」等破网工具。 
 
从时间节点看中共如何抹黑香港抗争者(上)
从6月至今,香港人一直在抗争。通过这场运动,香港人也越来越认清中共,“天灭中共”的标语遍布香港大街小巷。针对这场运动,中共媒体不断掩盖此期间发生的事实、抹黑抗争者,比如选择性曝光、责任推给他国、情绪化评论等等。

由于中共掩盖真相太多,本文只取其中几个时间节点(如6月12日,7月1日,7月21日,10月1日)的重要事件来看中共是如何把香港抗争者抹黑为“暴徒”的。

9402 1
2019年10月17日,湾仔修顿球场,天灭中共的标语。(周胜/大纪元)

9402 2
2019年10月12日,香港民众反紧急法游行。在油麻地中华书局“天灭中共”标语。
(宋碧龙/大纪元)

中共媒体全面封杀 港府态度诡异

6月9日,民阵发起、有103万港人参加的游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条例》(又称送中条例、引渡恶法)修订。但是港府未理会民众意愿,当晚11点,港府发出新闻稿,宣布《逃犯条例》将如期于6月12日在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

不得已,6月12日,4万名港人包围立法会大楼,迫使原定举行的二读被延期。全副武装的警察发射150枚催泪弹及有杀伤力的20枚布袋弹和数枚橡胶子弹,暴力驱赶手无寸铁的和平抗争者的民众,当日有72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

9402 3
2019年6月12日,大批反修例的香港市民包围立法会大楼和占据街道示威,抗议《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宋碧龙/大纪元)

9402 4
2019年6月12日,香港“反送中”示威冲突升高,警方下午在立法会旁对示威者施放至少10枚催泪瓦斯和多次射击橡胶弹,造成多人受伤。(宋碧龙/大纪元)

6月12日傍晚的记者会上,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将包围立法会大楼定性为“骚乱”,后来(13日)其又强调是“暴动”。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则形容抗争者是暴徒,又形容情况是“暴乱”。警务处发出的标题称之为“暴动”。

晚上8时许,特首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三度形容当日活动是“暴动”行为。

这个时候,中共央视、新华社及《人民日报》等官媒集体噤声,全部刻意避谈和淡化,对运动起因也是语焉不详,社交媒体也全数封杀,任由一些自媒体断章取义并放大“暴力”。

仅剩的中共喉舌媒体通报及其海外版则歪曲事实,在不提游行人数的前提下,称是“反对派勾结西方势力”,还刻意强调亲中组织所宣称的“70万人”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支持。

6月1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之为暴动。6月10日凌晨《环球时报》以“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为题发社评,将矛头指向美国,“西方一些势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当天,耿爽在记者会上回避游行问题,指称中央反对“外部势力干涉香港”。

由于港府的“暴动”“暴徒”定性,港人后来的抗议口号中多了“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呐喊;诉求中也多处一条——“撤回暴动定性”。

6月15日,林郑月娥在冲突后首次开记者会,称“暂缓”修例,对于是否撤回暴动定性时态度强硬。

6月16日,民阵再发起、有200多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而不是暂缓,并要求撤回6.12暴动定性、追究港府6.12开枪暴力镇压市民的暴行。

可是港府依旧不顾民意。

6月17日晚,卢伟聪见传媒时,又解释,形容6月12日“暴动”是指某些人的行为涉嫌干犯暴动罪。6月18日,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对暴动定性再次解释,称自己和卢伟聪均没有认为、亦没有说过参与6.12活动的集会人士,特别是学生是暴徒。

一直到7月2日凌晨,林郑再见记者时,仍然决口不提“暴动”二字。到7月9日行会复会前,林郑月娥见记者时说,从未就6月12日的事作出暴动定性。

可是7月12日,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曝光警方发出的《禁止集会通知书》,信中,警方明确将6.12包围立法会“定性为暴动”。故岑子杰认为,林郑月娥及卢伟听一直说谎。

中共媒体选择性报导 抹黑港人

从6月初到6月底,无论港府对“暴动”定性的说法如何变化,中共媒体几乎不提香港发生的事情。7月1日起,中共媒体一改此前“噤声”态度,开始大量造假宣传、抹黑香港抗议活动。

7月1日下午,民阵又发起、有55万港人参与游行,要求港府回应民众诉求。港府依旧不听民意,港人明白背后是中共在操控。

傍晚,大批抗争者聚集在立法会,大批警察在立法会大楼内进行戒备。可是,晚上近九点,警方突然撤离,抗争者也打开铁闸,闯进立法会大堂,并占领3个小时,以示议会不反映民意,并宣读五大诉求——撤回修例、收回612暴动定性、撤销抗争者控罪、追究警队滥权、真普选。

可是当抗争者基本都离开立法会时,警方突然在立法会外开始清场,施放多枚催泪弹。

外界指警方此举是为抗争者设局。

抗争者之前进入立法会后,将原本挂在会议厅的香港区徽涂污,并在墙上写着“太阳花”、“释放义士”、“取消功能组别”、“反送中”、“真普选”等字句。大部分亲共建制派议员(例如何君尧)会议厅桌上的文件等被撕毁,亲共的立法会现任主席梁君彦和前任主席范徐丽泰的画像被破坏。

9402 5
7月1日,部分港人冲入立法会大楼、并一度时期占领立法会会议厅。
(蔡雯文/大纪元)

随着抗争者一同进入立法会大堂的香港记者轲浩然描述,进入立法会后,地上已是“一片狼藉”,疑似警方此前所为;有人想触摸艺术摆设,被大声喝止;抗争者在柜子上、地下餐厅均贴上多张“切勿破坏”的纸条;即使是拿了冰箱内的饮品,抗争者在雪柜外贴纸写字,并留下钞票。

7月2日凌晨4时,林郑月娥率高层在警察总部举行记者会,称抗争者当晚的行为是“暴力行为”。

当天,中共央视在半小时的新闻联播中,播放了9条、超过8分钟与香港有关的新闻,占当日节目总时长的四分之一,有7条是中共各方,如港澳办发言人、外交部发言人等谴责1日晚上的冲击,称为“暴力犯罪”。但报导并未播放当天55万人的大游行,以及抗争者进到立法会后未破坏艺术摆设的真实情况。

《香港经济日报》7月4日刊登文章称,有消息指,央视《新闻联播》的处理手法十分罕见,目的是将此事件升级到“冲击一国两制的底线”,将此事影射到复杂的中美等国际政治角力中去。

除了中共央视,央广、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等官媒,以及广东官方有线电视等,将抗争者称之为“极端激进份子”或称“暴徒”,“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等。

原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祝圣武曾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国内媒体的抹黑是全方位的,就是对学生的任何稍微激进一点的行动,它们就加以大肆攻击和抹黑。

他说:“这哪里有暴徒?‘只有暴政,没有暴徒’。”“真正的暴力是共产党故意的伤害行为,他们全副武装到牙齿,拿着警棍,腰里别着枪,老百姓怎么去表达自己的诉求?我不认为他们是暴徒,他们是合法的、合理的,非常理性地表达自己的诉求。”

中共只报中联办遭涂抹 不提元朗袭击

7月21日下午,43万港人“反送中”大游行后,约5时许,一批抗争者占据海富中心对面的夏悫道,香港警察总部外也有抗争者聚集,还有部分抗争者向中环方向前进。

9402 6
7月21日,游行队伍经过铜锣湾SOGO百货。(李逸/大纪元)

约晚上7时许,部分抗争者在西环中联办门口外聚集。有抗争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将其招牌涂污,并向其扔鸡蛋。有的敲打铁闸门,要求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出来。还有抗争者发现中联办内有人向外拍照,于是用雷射笔射向中联办。

9402 7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联办,将中共国徽涂污。
(蓝天/大纪元)

香港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称,抗争者的做法是为了表达对中联办在港干预、插手的愤怒,但主要仍是以破坏物件为主,未见伤人、冲击或硬闯等行为。

晚上8时许,防暴警察在中联办附近清场。约晚上10时,警方在上环狂发催泪弹清场。而在元朗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暴力袭击事件——大批手持棍棒的白衣人在元朗西铁站一带暴打抗争者和传媒记者,造成45人受伤,包括孕妇、立场新闻女记者、自由传媒人柳俊江、立法会议员林卓廷等。

9402 8
7·21日43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后,中共出动黑社会攻击示威者。图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击示威人士、记者,多人受伤流血。(视频截图合成)

9402 9
7月21日晚,元朗西铁站一带有白衣人持棍棒追打反送中游行人士和普通市民,导致45人受伤,震惊全城。
(影片截图)

当时,有市民报警,然而警方或热线不通,或说不好出街;后来白衣人散去后,警方才抵达现场;等到了现场,警察亦未对白衣人进行搜捕。

外界认为,警方与黑社会勾结,纵容真暴徒行凶。警方否认勾结,但也未对白衣人进行拘捕等,形容这是一场源于政见不同的“打斗”和“纷争”。

香港《苹果日报》7月24日报导,此次事件中联办难逃干系,涉在背后下达“动员令”,命令乡黑势力行动。而中联办正是7.21元朗乡黑暴徒袭击市民的幕后黑手。

针对7月21日香港发生的事情,中共喉舌及其它媒体,只是报导中联办被涂抹,且将此事升级到民族问题;对于元朗白衣人(真暴徒)殴打市民以及43万人游行抗议只字不提。

如当天,人民日报海外版侠客岛称“国徽蒙污,暴力升级,这岂是香港?”,新华时评“民族感情不容伤害 中央权威不容挑战”等;7月22日微博热搜榜上排名前三的话题中一度出现两条中共喉舌的评论。

端传媒披露,7月23日,微博又把“冲击立法会”“破坏公物”“殴打警察”“发现爆炸物”“污损国徽”等图片集中起来做成视频,且放在置顶位置。

这些图片中,未放入上万民众和平游行抗议等部分。中共就是用这种断章取义的方式抹黑抗争者,误导大陆民众。

元朗区议员黄伟贤及麦业成曾证实,白衣人袭击市民事发前,警方已知道可能会有人袭击市民。而近期,韩国KBS电视台播出一名香港警察的访问片段中,该警察透露,元朗白衣人袭击市民时,警察约40分钟后才到达现场,这是警队高层向元朗警区下的命令;希望可以营造一个无警时份,令市民觉得要依赖警队,是政治层面上盘算。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河北维权律师张玉晨表示,他仔细查过“元朗事件”的前因后果,感觉这些人目的明确,担忧中共当局将国内常见的“维稳”模式,移植到香港,即甚至冒充维权人士制造混乱或制造暴力场面,给警方镇压的借口。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9/11/27/n11683728.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46,938,707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68  zip  exe
安卓版3.2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  exe
手机版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4.2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2.0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网门
手机版 V033  apk
windows桌面版   z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