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34)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8. 大饥荒

1932年至1933年的大饥荒,一直被公认为是苏联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根据现今可得的无可辩驳的证据,有超过600万人死于这场饥荒。然而,和俄国在沙皇治下不定期遭遇的一系列饥荒不同,这场灾难是新体制直接导致的后果。在此问题上反对斯大林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尼古拉.布哈林,将该体制形容为是对农民的“军事和封建剥削”。饥荒是可怕的社会退步的一个悲剧性例证。这种退步伴随着通过20世纪20年代末强制集体化对农村发起的攻击。

1921年至1922年的饥荒,苏联当局还表示承认,甚至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试图纠正。与此不同,1932年至1933年的饥荒却一直被该政权否认。国外极少数的声音曾试图唤起人们对这一悲剧的关注,也被苏联的宣传所消音。苏联当局得到了一些言论的背书,比如法国参议员、激进党领导人爱德华.赫里欧(Edouard Herriot)的言论。他于1933年遍走乌克兰,回国后即告诉世界,乌克兰满是“令人赞叹的灌溉耕地和集体农场”,促成了“绝佳的收成”。他总结说:“我穿越了整个乌克兰。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整个国家犹如一座盛开着花的花园。”如此的视而不见,是格别乌为外宾们上演的一出“精彩”作秀的结果。他们的行程仅包括集体农场和模型儿童花园。这种视而不见或许也因政治考量而加剧,尤其是法国领导人希望不损害与苏联就德国达成的共识。当时,随着阿道夫.希特勒的掌权,德国变成了一种威胁。

尽管如此,德国和意大利的一些高级政治人物,仍掌握了关于苏联面临的灾难之规模的极准确信息。在哈尔科夫、敖德萨和新罗西斯克(Novorossiisk)发表的来自意大利外交官的报告,近来由意大利历史学家安德烈.格拉齐奥西(Andrea Graziosi)发现并出版。其内容显示,墨索里尼曾非常仔细地阅读这样的文本,充分了解当时的情况,但并未将其用于反共宣传上。相反,意大利和苏联却签署了一项重要的贸易协定,以及《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这成为1933年夏季的一个标志。大饥荒的真相遭到否认,成了被供奉在“国家理由”(reasons of state)祭坛上的祭品。长期以来,仅通过乌克兰流亡者组织发布的发行量很少的小册子,而为人所知。直到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西方史学家和前苏联一些研究者出版了一系列作品之后,真相才广为人知。

为了了解1932年至1933年的饥荒,至关重要的是,要把苏联国家与农民之间关系所处的背景,理解为是农村强制集体化的结果。在新集体化的地区,集体农场发挥着战略性作用。其部分作用是通过越来越多地染指集体收成,来确保实现对国家固定的农产品供应。每年秋季,政府的征粮运动就会变成国家与农民之间的一种较量。农民们拚命想留下足够的收成,来满足自己的需求。简单地说,征用就是对农民生存的威胁。一个地区的土地越肥沃,国家索要的份额就越大。1930年,国家拿走了乌克兰30%的农产品,从北高加索富饶的库班平原拿走38%,从哈萨克斯坦则拿走33%的收成。1931年,收成大幅减少,在上述同样地区征收的百分比却分别为41.5%、47%和39.5%。拿走如此规模的农产品导致生产周期陷入完全混乱之中。以往在新经济政策下,农民出售总产量的15%至20%,留下12%至15%用于播种,25%至39%用于喂牛,其余则供自己消费。农民与地方当局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前者决定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保留部分收成;后者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执行一项看起来越来越不切实际的计划。该计划在1932年尤其如此,当时政府征收目标比前一年高出32%。

1932年的征收运动起步非常缓慢。打谷一开始,集体农场的农民就尝试每晚藏匿或偷走部分收成。一种消极的抵抗运动成形了,并因几乎一切有关人员之间的默契而得以强化。这些人包括集体农场的工人、民兵、会计师、农场经理(其中很多人本身就是农民工,直到临近此时获得晋升),甚至是地方党委书记。为了征收想要的粮食,中央当局不得不派出新的突击部队。这些部队是从城里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中招募的。

以下是中央执行委员会一名指导员写给其上级的报告,讲述了关于他在伏尔加河下游产粮区的任务,让人感受到此时农村的战争气氛:

“几乎任何人都在进行逮捕和搜查:农村苏维埃成员、任何从城里派来的人、突击部队和任何有时间和精力的共青团团员。今年,所有农民中已有12%的人受审,不包括被放逐的富农、被罚款的农民等。根据以往地区检察官的计算,在过去一年里,全国成年人口的15%成为这种或那种镇压的受害者。如果加上上月约800名农民被逐出集体农场的事实,你就可了解这种政府镇压的规模……大规模镇压在有些情况下是合理的。如果我们不考虑这些情况,我们就必须承认,每当镇压措施越过一定门槛时,其有效性必然会降低,因为实施这些措施确实变得不可能了……监狱全部爆满。巴拉切沃(Balachevo)监狱的人数是它最初打算容纳的5倍以上。有610人被塞进伊兰(Elan)小小的地区监狱。上个月,巴拉切沃监狱把78名囚犯送回了伊兰,其中48人还不到10岁。21人被立即释放。他们使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强迫。为了显示这种方法是多么的疯狂,我将谈谈关于这里个体农民的事,他们只是想成为优秀的农民。

“这是农民正如何受害的一个例子:在莫蒂西(Mortsy),一名实际上完成其定额的农民来见区执行委员会主席弗米乔夫(Fomichev)同志,要求被放逐到北方,因为正如他所解释的,‘在这些条件下没有人能活下去。’我听说了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来自亚历山德罗夫(Aleksandrov)农村苏维埃的16名农民都签署了一份请愿书,也要求将他们驱逐出该地区……总之,暴力似乎成了现在唯一的思维方式。我们总是‘攻击’一切。我们‘开始猛攻’收成、贷款等。一切都是攻击;我们整夜‘攻击’,从晚上9点或10点一直到黎明。每个人都遭到攻击:突击部队找来每个没有履行义务的人,并‘说服’他,使用的是你能想像的一切手段。他们攻击其名单上的每个人, 就这样夜复一夜地进行着。”#(待续)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18/4/13/n10300836.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7,336,638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5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3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3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