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流泪的并蒂莲(上)
2015年6月13日,黄昏,中国吉林省舒兰市北城街道。在一幢普通的住宅楼里,宋彦群静静地躺在床上,目光飘渺。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头发蓬乱。今天,爸爸找人把她从南山看守所背了回来,她终于回家了。室内没有开灯,最后一抹晚霞透过窗子射进来,送来温暖和光亮。宋彦群望着在夕阳中飞舞的灰尘,无力思维。她长吁了一口气,微闭双目。妹妹在哪里?鲜花一般可爱的小妹呢? 十六年的悲苦,往事历历在幕。每一个画面都是那样清晰,就好像穿了线的针一样,牵着她的心,一揪一揪地痛。

宋彦群和宋冰是舒兰市北城街道的一对姐妹花。姐姐宋彦群1971年出生,于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国际贸易系毕业后,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任英语教师。她长得白皙俊朗,眉目开阔,一看就是爽朗大方之人。妹妹宋冰1973年出生,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她俏丽文静,瓜子脸,高鼻子,乌黑的直发飘逸清纯,人如其名:冰雪聪明。如此优秀的两个女儿,当然是父母的骄傲。家庭的温暖和快乐,如涓涓细流,滋润着生活的温馨。

1996年8月,宋彦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准则严格要求自己。修炼以后,她的身体更健康了,待人处事更加真诚。从她的变化中,全家人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威德,于是也陆续走上修炼的道路。

宋彦群的母亲原来有心脏病、肝病、神经衰弱和眼病等,遍求中医、西医,久治无效。1996年在医院因为打错了针而病危在床,当时谁都无计可施,炼功后,这些病很快都不治而愈。是法轮功救了妈妈。1998年,妹妹宋冰接受了髂骨肿瘤的手术后不能行走。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她就能连蹦带跳了。宋冰自此朝气蓬勃,笑逐颜开,事业蒸蒸日上。看到三个亲人的变化,父亲也开始炼功。他不再贪图不义之财,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做一个道德更高尚的人。全家四口人沐浴在大法的光辉里,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其乐融融”。对于法轮大法和师父,宋家无以言谢!

但是,乌云忽然来了,暗影笼罩大地。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报纸、电视、广播,全都是诬蔑法轮功的报导。一夜之间,好的被说成了坏的,谎言满天飞。宋彦群和宋冰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他们全家炼功受益的情况。然而,这条路并不畅通。每一次,她们都被警察拦截、非法拘留,再从北京劫持回舒兰市北城。在北京的拘留所,她们被强迫修水泥路、建火化场打地基,要是被警察看见炼功,就会罚蹲墙根,身上的经文也被搜走没收。

从1999年9月到2001年,宋彦群和宋冰经历了许多次非法拘禁,辗转于北京的拘留所、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劳教期间,她们整天听着电棍辟里啪啦的电人声和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空气中飘散著皮肉被电糊的味道。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她们被强制做奴工。肉体折磨加精神压迫,便是劳教所的转化之道。2001年4月和8月,姐妹俩分别结束了劳教刑期,拖着极度疲惫虚弱的身体回到家中。谁能料想,更大的苦难在等待着她们。

绑架

2003年11月26日晚7点左右,宋彦群要出去打水,她打开房门,“呼啦”一下子,窜上来一帮男人,闯入屋内。原来,那是舒兰街矿派出所的警察,守在外面多时了。他们把宋彦群死死地按在床上,床板“卡嚓”一声就折了。接着,几个人一拥而上,把她摁到海绵垫子里,再用腿狠命地压在她的胸口上,憋得她满脸胀红,喘不上气。同时,房间里的宋冰也被揪住,他们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两只胳膊反扭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她的身体被扣摁著,既不能喘气又说不出话。眼看人要憋过去了,他们把宋冰翻转过来,宋冰一下子看到了姐姐被人死摁在那里,她使尽全身力气大声地说:“放开她!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你们也有兄弟姐妹、妻儿老小,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没有犯罪,你们放开她!你们的兄弟姐妹、妻儿老小被别人这样对待你们忍心吗?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听见她的喝斥,凶恶的警察们一个个渐渐地平静下来,他们尴尬地互相看着、笑着,把压在宋彦群胸口上的腿拿了下来。

立时,宋冰和宋彦群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警察们吓坏了,赶紧锁紧门、拉上窗帘,又拿出塑料胶布,把两姐妹的嘴封了个严实,又用衣服蒙住两人的头。他们把二人从后背铐住、架起,拉上了警车。

在舒兰街矿派出所,带头绑架的男警郭威对宋冰和宋彦群非法搜身。宋冰奋力反抗,郭威气急败坏,抡起胳膊,像疯了一样,对着宋冰左右开弓打耳光。郭威打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说:“你等著,一会儿回来我好好收拾收拾你。”随后,他带了些人又去抄家,私自打开宋家姐妹的房门,抢走了手机、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还有三四千元现金。

疯狂的芥茉油

芥末油,是厨房里的一种调味汁,却成为中共警察手中酷刑逼供的工具。辛辣的液体,从鼻孔和嘴巴进入体内,疯狂地刺激、烧灼着人体器官。

11月27日凌晨1点,宋冰和宋彦群被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当天下午,天阴沉沉的。从舒兰市公安局来了一大群人,他们气势汹汹地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到两个相邻的房间进行非法审讯。一进屋,她们就被锁在审讯专用的凳子里。一上锁,身子和脚都动不了,只能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

非法审讯宋冰的人有:舒兰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还有一胖一瘦两个年轻人。据李甲哲说,那是他花100块钱雇的打手。警察威逼宋冰配合他们作伪证,威胁说:“国家现在不让炼了,你炼法轮功就是违法。”宋冰说:“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我信什么,我脑袋里想什么,我可以想左,我也可以想右,我想偏了我也不违法!因为那是思想问题,和法律没有关系!法律制裁的是行为犯罪,而不是思想!你们身为警察,办案要有法律依据,要依法办事!而且作为公民,我有监督权,今天我就要行使我的法律监督权!”

这番话说的警察理屈词穷。李甲哲给两个打手递了个眼色,那个瘦子上来了,他脖子上套了一条白手巾,上身穿着黑色夹克和深色毛衣。他说:“我们就不跟你讲法律,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今天你就得听我的,我们今天问不出来,明天还折磨你,天天整你,孔繁荣怎么样,不也死了吗?死了不也白死吗?你不说就像孔繁荣一样折磨死你。”说完,打手们就把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可是,任凭他们怎么逼迫,宋冰就是不说话。

这时,瘦子拿过来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的是芥末油。他哑著嗓子说:“来吧,给她灌。”后面的胖子薅著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她的脑袋向后仰著,整个人都要被拽翻过去,而胳膊被手铐勒得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两个打手用手巾把宋冰的嘴堵住,然后盯着她的鼻子,只要看到她的鼻子一吸气,他们就往鼻子里灌芥末油。芥末油顺着鼻子被灌进气管里,呛得宋冰的肺像要炸开了似的,疼得她几乎窒息。后来,他们干脆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猛灌,她的鼻子里塞了满满的芥末油,根本喘不了气,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喷出来后,宋冰剧烈地咳嗽、呕吐。

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的嘴里灌芥末油。宋冰不张嘴,他们就捏住她的两腮,逼着她张嘴,芥末油又被灌进胃里。宋冰的嘴里和鼻子里都被灌满了芥末油,她无法呼吸,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往外反喷。最后,打手们索性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宋冰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胃里、头发、脸上、脖子、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芥末油。李甲哲在一旁督战,不断地向胖子和瘦子示意,指挥他俩一个劲儿地灌芥末油。他们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住嘴往鼻子里灌,见她要憋过气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就在宋冰挣扎的同时,隔壁房间里,芥末油也正被灌进宋彦群的身体里,只听“咕嘟咕嘟”的响声,呛得她大口大口地呕吐和咳嗽。宋彦群被灌得太惨了,看到她呛得喘不上来气,止不住地咳和吐,在场的人都受不了了,全都开始呕吐。

芥末油的刺激性非常大。从那天起的一个多月里,宋彦群的胸腔里就像烧得翻开了一样,疼痛不止,呼吸困难。她的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著。手、脚和嘴角上的疤痕又黑又深,一年多才褪掉。这场芥末油的酷刑之后,宋彦群出现了精神失常和幻听。有好长一段时间,无论白天还是夜里,她都无法入睡,就整日整夜地瞪着眼睛。很快,整个人骨瘦如柴,脱骨露相,还时时昏迷不醒。看守所的人害怕宋彦群死在牢房,有一天,把一直隔离的宋冰带去见她。宋彦群摸著宋冰的脸,用微弱的声音说:“小妹,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宋冰拽著姐姐的手哭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号里的人都哭了。

(未完待续)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6/4/6/n7527489.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67,962,596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1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4.2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2.0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4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