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系列之十五

这如此温情的情景,如惠风吹过,树树花开的甘美,人生之中,也许,我们能拥有这样的时刻,可谓稀罕和贵重,因为,吝啬的人生给予我们的幸福,是少之又少的。以至于华盛顿将军在写给汉考克的公务信函中,也以极为罕见的甜美语气抱怨道:我的军中现在有“语言”的问题!

1777年的这个夏天,大陆军在费城和新泽西的军营中,拉法叶特侯爵走入华盛顿将军的生命里,开始开创他这一生的传奇故事的黄金篇章。在军营里,拉法叶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前头的篇章里,我们已经介绍过他了。而在1777年,他已经履职华盛顿将军的贴身副官,每天为将军处理海量文书,他不但要记录将军的口述,在很多的紧急军务中,他必须要把自己拟身为将军本人,以他的立场和准则来处理问题、回馈方案。

发生在1777年1月的普林斯顿战役,是汉米尔顿炮兵生涯的休止符。话说大陆军攻进了英军驻地普林斯顿大学,一度久攻不下。而双方激战的普林斯顿小镇身后,英军的援军——在平克溪战役中,饱受挫败,又被空空如也的大陆军营地耍了一道的康沃利爵士,带着他的千军万马,正在急行军赶往普林斯顿。两路夹击之下,大陆军是毫无胜算的,稍有颓势,就可能成为砧板上的鱼肉,真如康沃利爵士在平克溪战役前放出来的豪言,四面八方团团包围,将大陆军打包俘虏。所以,在康沃利爵士的军队来到之前,攻下普林斯顿是只能成不能败的。

双方交战的火力,最后集中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拿骚大厅。你来我往打了半天,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带领他的炮队赶来支援,架起大炮对准拿骚大厅,轰隆隆开炮。汉密尔顿这一路征尘,从纽约一路打到新泽西,打的都是断后和自卫战,只求保护大部队能撤退保命的——实在是够够的了!这一回,他打的是攻坚战!嗯,这所傲慢的学校,还曾经拒绝过他的入学申请呢,可不是想起来,哪跟哪都是憋屈和窝火吗?他汉密尔顿在普林斯顿,也没啥好说的,没别的交流方式了,他只是一腔昂扬斗志,下令部下——对准拿骚大厅,开火!开炮!打趴下为止。

一阵炮火猛轰之后,英军无力再还击,就摇起了白旗!于是,大陆军占领了普林斯顿大学,现场战死和被俘虏的士兵约有五百人,其余的士兵则挟带着军用物资,仓皇逃往不远处的布伦瑞克。大陆军攻占普林斯顿两小时后,康沃利爵士的军队赶到,大陆军撤走。普林斯顿大战,以大陆军告捷,画上了争战的休止符。对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来说,这也是他的军旅生涯的一个休止符。打完这一仗,他就得离开炮队,乖乖地回到将军的司令部,继续负责文职工作了。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喜欢战场的,他喜欢点火开炮,看着炮弹滑过空气,发出锐鸣,落入敌人阵营,爆炸开来;他也喜欢行军打仗的军旅生涯。在战争刚刚开始,他就提出明确的观念:英美战争一定是持久战,而且美军在各方面都弱势的情况下,硬拼硬是过不了几招的,游击战才是美方打持久战的最佳打法——他的观念和华盛顿将军的理念,也是不谋而合的——英雄所见略同。新泽西起义,1777年初春的新泽西粮草战,一系列的事实也证明,将军和汉密尔顿的观念是对的。

说来说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喜欢打仗,喜欢战场,他根本不想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吭哧吭哧写文书。而且这样的文书是处理不完的,四面八方地从各个地方发出和抵达。每逢这样的时刻,他就怀念在炮队的日子;怀念大敌当前,自己点火开炮的情形。他是很抗拒文官生活的,本来在新泽西撤退中,好几个将军,其中包括老打败仗的格林将军,不约而同瞄上了这个能文能武的小伙子,纷纷发出邀请函——来我帐下做幕僚怎么样?来吧,咱们聊一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都表示,谢谢美意,不聊。然而,回绝得了别人,他能回绝总司令吗?华盛顿将军的邀请,汉米尔顿是说不了“不”的。就这样,他来到了华盛顿司令部。也就这样,在1777年的夏天,他在司令部相识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好朋友、好兄弟,拉法叶特侯爵。自然,我们不能忘记另一个人:约翰·劳伦斯(John Laurens)。劳伦斯于1754年10月出生在南卡罗莱纳州,他的父亲亨利·劳伦斯(Henry Laurens)是一位富有的商人和庄园主,独立革命的坚定倡导者和支持者,大陆议会主席,美国的开国元勋,也是华盛顿将军的挚友。

和拉法叶特一样,约翰·劳伦斯也是从欧洲渡海而来,他从16岁就前往欧洲留学,在瑞士日内瓦和英国度过了他的学生生涯。1776年12月,22岁的约翰被家乡的隆隆炮声,战火连天的情形感召,在欧洲再也待不下去了,便踏上回国的轮船。而殊为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10月份,他刚刚成为新郎,娶了一个英国贵族家庭的女儿为妻。刚刚结完婚,他就要回到美国,准备帮着父亲和华盛顿将军打英国了。但参军也不是他想参军就能参到的,头一关就是他的父亲,大陆议会主席亨利·劳伦斯。开战之前,亨利把自己的孩子和大量的财富都放置在欧洲,在英国。打仗了,千丝万缕的利益和联系说断也就都断了。可是,他就是不放儿子上战场。约翰是他的长子,是他花费了无数心血培育的,亨利中年丧妻,不想再丧子了——他在儿子从欧洲回来后,不止一次地在睡梦中,清晰地梦见了长子的死亡。他甚至在梦中见到儿子死亡时的地点——战场。这种痛苦是他无法承受的,光是在梦中经历,就已经令他崩溃。所以,身为大陆议会的主席,他什么都能奉献给革命,可他不能献出他的长子——因为他知道他的儿子活不到战争结束。

1777年的夏天,冲破了万重阻扰和老父亲的哀求和令人心碎的眼泪,约翰·劳伦斯出现在了华盛顿司令部,和其他两个人一样,他也成为了华盛顿将军的助手和副官。这三个孩子一见如故,好成了一窝面团,亲亲密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天在一起形影不离,在华盛顿将军眼前,晃来晃去,开心得不得了!最要命的还不是他们太亲热太喧哗,是他们三个讲话不用英文,全讲法语!作为世界上最优雅的一门语言,拉法叶特侯爵就不用说了——难道你要阻止一个法国人使用他的母语吗?约翰·劳伦斯在欧洲留学多年,自然说得一口流利法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母亲是法国人,人家的法语也是天生就会的。所以,这三个熊孩子聚在一起,自然而然地用法语聊天、吹牛、搞笑,乐得不得了。不讲英语,也就避开了不苟言笑的华盛顿将军,信口开河的小青年的胡说八道,也不用担心被听到了会挨训,反正将军也听不懂法语!这如此温情的情景,如惠风吹过,树树花开的甘美,人生之中,也许,我们能拥有这样的时刻,可谓稀罕和贵重,因为,吝啬的人生给予我们的幸福,是少之又少的。以至于华盛顿将军在写给汉考克的公务信函中,也以极为罕见的甜美语气抱怨道:我的军中现在有“语言”的问题!◇#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6/26/n12214719.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1,115,942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3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1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41)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