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朱开阳

编者按:“如果1959年庐山会议不开,可以少饿死2000万人。”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在他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中这样说。庐山会议召开后次年,是中国农村饿死人数是最多的一年。

毛泽东亲自打电话给彭德怀

1959年6月23日,毛泽东离开郑州到武汉,下午畅游长江。24日,乘火车到长沙,王任重陪同。

25日下午,毛泽东回到离开32年的韶山,去他父母墓前鞠了躬、在韶山水库游泳之后又到毛震公祠行三鞠躬礼。28日动身去庐山开会。

6月28日夜里,毛泽东从长沙到武昌,准备从武昌动身去庐山开会。在船上,毛泽东提出庐山会议准备讨论的题目,包括读书、形势、今年的工作任务、当前的宣传问题、综合平衡、食堂问题等14个问题。

6月30日下午,毛泽东一行乘船离开武昌,到达庐山脚下的九江,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第二天(7月1日)一大早,乘车上庐山。毛泽东住牯岑东谷河东路180号。这是一座二层楼房,用不规则的石块砌成,墙上爬满生长多年的凌霄藤。这原是蒋介石的别墅,那时叫“美庐”,以蒋夫人宋美龄名字命名。

刘少奇、朱德、周恩来是7月1日上山的,陈云因健康原因未上庐山,邓小平运动中不慎腿骨挫伤正在疗养,也未上山。

出国访问刚回来的彭德怀,有些劳累,就让秘书给中央办公厅打电话请假。第二天,毛泽东亲自给彭德怀打电话,一定要他参加庐山会议,彭德怀只好遵命。

毛泽东亲自打电话不给别的领导人,单打给彭德怀,这是很特殊的,表明彭德怀是这次庐山会议不可或缺的主要人物。

彭德怀对毛泽东很不满意

中共执政后,对毛泽东在全国各地修建别墅、招文工团员伴舞共寝等,彭德怀很不满意,他多次指骂毛泽东。

彭德怀反对个人崇拜,当时赫鲁晓夫谴责斯大林,他非常赞赏。他看到《军人誓词》第一条是“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下……”,就说这句话有毛病:“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下。”对毛泽东提出的军事工业化,彭德怀持不同意见,他不赞成“国家进口新式机械多数用在国防工业与国防有关的工厂”,说:“和平时期的国防建设,一定要适合国民经济的发展。”

1958年9月,中共北戴河会议后,彭德怀到河北、河南视察,一路上,他看到、听到的都是粮食收成减产、农民在挨饿和大炼钢铁带来的种种灾难。招待所服务员告诉他,家里“房子被拆了,果树也砍了,把木料拿去给‘小、土、群’当燃料,有的煮饭锅也砸,当炼铁原料。”火车经过河南时,彭德怀从窗户向外看到小高炉燃起熊熊大火,转头对秘书说:“这一把把火会把我们的家底烧光了。”

12月初,彭德怀回到家乡乌石了解情况。老乡告诉他:“实际收获的粮食数字没有公布的那样多”,农民家里缺粮,有的缺三四个月,有的缺半年的粮。他看到有的农民被强迫干活,有的地区干部打人成风,完不成任务就打人、扣分,出工迟到的也挨打。他到过一家幸福院,见到了他青少年时代的伙伴,现已60多岁。他们揭开锅盖给彭德怀看,锅里是清汤菜叶,只有几粒米,没有油星。他们的床到了冬天还是光光的篾席,连褥单也没有,被子破烂不堪。彭德怀看到这些,紧锁眉头忍不住说:“什么幸福院?这是讨饭院。”

12月18日,彭德怀遇到薄一波,向他反映粮食产量没有毛泽东公布的那样多,应该减少征购,薄有同感。当彭德怀提议联名给中央发电报表示意见时,薄害怕了,说各自反映好。彭德怀自己给毛发电报,力请降低粮食征购数量。毛没有回音。毛也听到有人说起彭德怀所反映的类似情况,他说:“托儿所饿死几个娃娃,幸福院饿死几个老头,那能怎样?如果没有死亡,人就不能生存。自从孔夫子以来,人要不死那还得了。”

1959年4月5日,彭德怀出访东欧前夕,毛泽东当着全体中央委员的面突然问道:“彭德怀同志来了没有?”然后提高嗓门大发脾气:“彭,你是恨死我的”,“彭德怀是一贯反对我的”,“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毛泽东有意刺激彭德怀。看了湘剧《生死牌》,毛见剧中的海瑞很有勇气,敢于批评皇帝,就说:“我们的同志哪有海瑞勇敢?我已把《明史‧海瑞传》送给彭德怀。”

6月13日,彭德怀率访问东欧几国的军事代表团回到北京。随后,看望时任总参谋长黄克诚,试探他能否以运粮救灾的理由调动军队。据彭德怀《自述》说,黄显出“为难表情”。彭、黄到底谈了什么?是否提出“兵谏”?至今没有材料披露。

彭德怀的主要活动,早被毛泽东安排在他身边的眼线给汇报了。在彭德怀上庐山前,毛给彭钻的圈套已设置好。彭上山后,毛指定他住176号别墅,距离毛的别墅有一百多公尺,彭的一切活动都在毛的视线之内。

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信

参加会议的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省市委第一书记、中央、国务院各部部长,他们上午游玩山林,晚上看戏,跳舞。毛泽东的兼职秘书、水电部副部长李锐的《初上庐山纪实》诗有 :“林中夜夜闻丝竹,弥撒堂尖北斗斜”,描写了这种升平景象。“弥撒堂尖”系指东谷中路的庐山俱乐部,舞会在这里举行。会议前期,毛、刘、朱、周等都到这里参加过舞会。

7月2日下午,毛泽东召集部分中央领导人和各协作区主任开会。

7月3日开始,按协作区分成6个组进行讨论。大家一致同意“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三句话。议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形势问题、农业特别是粮食问题、综合平衡问题等。朱德在小组会上讲了一个比较尖锐的意见:“食堂即使全部都垮了,也不一定是坏事”。这与毛泽东说的“积极办好,不要一哄而散”的意见不同,但也未引起多大反应。

连日来,会议的气氛比较轻松,被称作“神仙会”。毛泽东没有召开会议。他只是批阅了一些文件。从毛泽东批示印发的文件看来,召开庐山会议是为了冷静下来总结经验,“变热锅上的蚂蚁为冷锅上的蚂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看不出毛要开展反右倾的斗争动向。

7月8日上午,周恩来召集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康生、陈伯达、陆定一、胡乔木等商量为会议准备文件的问题,并且确定这次会议以尽快结束为好。

7月10日下午,毛泽东召集会议并作长篇讲话。他先讲了会议最后阶段的安排,说会议初步安排到15日,延长不延长到那时再定。毛在等待彭德怀出来亮相。

彭德怀在西北组,几乎每天都发言。他对“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提出批评,如头脑发热、得意忘形;“左”的东西压倒一切,许多人不敢讲话;不是党委决定而是个人决定。他还直接谈到毛的责任问题。他批评毛的腐化,许多省给他建别墅,有的地方农民一个月吃不上油,他告诫毛不要忘了老百姓。彭德怀的这些话不登简报,外组不了解,会开得不死不活,不解决问题。彭德怀十分着急。

7月12日,彭德怀从周恩来那里开会回来,对身边的人说:这次会议开了10多天,味道不大。我有些问题不好在小组会上讲,想给主席写封信,让主席讲一下才有作用。

第二天中午,彭德怀把拟好的提纲交给随行的参谋,还口述了要写的具体内容。

7月14日,他又仔细修改整理出的信稿,要参谋抄正,然后自己在信上署了名,最后让参谋直送毛的秘书。

他在信中谈了两种情况:“(一)一种假象。大家都感到粮食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因此就可以腾出手来搞工业了。在对钢铁发展的认识上,有严重的片面性,没有认真地研究炼钢、轧钢和碎石设备,煤炭、矿石、炼钢设备、坑木来源、运输能力、劳动力增加,购买力扩大,市场商品如何安排等等。总之,是没有必要的平衡计划,这些也同样是犯了不够实事求是的毛病,这怕是产生一系列问题的起因。浮夸风气,吹遍各地区各部门,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迹,也见之于报刊,确使党的威信蒙受重大损失。”

(二)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在1958年的大跃进中,我和其他不少同志一样,为大跃进的成绩和群众的热情所迷惑,一些“左”的倾向有了相当程度的发展,总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抢先思想一度占了上风;把党长期以来所形成的群众路线和实事求是的作风置诸脑后了。”

看了彭德怀的信,毛泽东很生气。7月16日批示:“印发各同志参考。”同时他同加了一个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对信没有做任何评论。批示后,毛泽东又接连续看到两份基层干部批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材料,说全民炼钢铁“得不偿失”、“劳民伤财”,只算政治帐,不算经济账,“人民公社没有优越性”,是“人为的产物”,是“心血来潮”。

7月21日下午,张闻天在华东会议上作了3个小时的长篇发言,一共讲了13个问题。发言肯定了彭德怀的信,对其中一些受到非议的观点进行了辩护。最后,张闻天说:“总之,民主空气很重要。要造成一种生龙活虎、心情舒畅的局面,才会有战斗力。过去一个时期就不是这样,几句话讲得不对,就被扣上帽子,当成怀疑派、观潮派,还被拔白旗,有些虚夸的反而受奖励,被树为红旗。”“听反面意见,是坚持群众路线,坚持实事求是的一个重要条件。”[3] 张闻天的发言不时被插话所打断,会场气氛紧张。

当日晚上,柯庆施跑到毛泽东处汇报:大事不好,主席要是再不明确表态,人都被他们拉走了。

毛泽东对彭德怀信中提出的观点逐一批驳
20日,毛泽东起床后,着手准备他的发言提纲。晚间告诉刘少奇、周恩来开大会。

7月23日早晨,会议秘书处通知大家,九点听毛讲话。当时连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也不知道毛泽东要讲什么。这是毛对全党的一次突然袭击。

会议在庐山交际处招待所西餐厅举行。毛泽东提早几分钟来到会场,坐在铺着白台布的桌子前吸烟。等中央委员、省委书记和部长们都到齐了,毛平静地开腔:

“你们讲了那么多,允许我讲个把钟头,可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着。

我看了同志们的发言记录、文件,和一部分同志谈了话,感到有两种倾向:一种是触不得,大有一触即跳之势。吴稚晖说,孙科一触即跳。因之,有一部分同志感到有压力,即是不让人家讲坏话,只愿人家讲好话,不愿听坏话。两种话都要听,我劝这些同志要听坏话。嘴巴的任务,一是吃饭,二是讲话。长了耳朵,是为了听声音的。话有三种:一种是正确的,二是基本正确或不甚正确的,三是基本不正确或不正确的。两头是对立的,正确与不正确是对立的。好坏都要听。

现在党内外都在刮风。右派讲,秦始皇为什么倒台?就是因为修长城。现在我们修天安门,一塌糊涂,要垮台了。党内这一部分意见我还没有看完,集中表现在江西党校的反应,各地都有。所有右派言论都出来了。江西党校是党内的代表,有些人就是右派、动摇分子。他们看得不完全,有火气。做点工作可以转变过来。有些人历史上有问题,挨过批评。例如广东军区的材料,也认为一塌糊涂。这些话都是会外讲的话。我们这一回是会内会外结合,可惜庐山地方太小,不能把他们都请来。像江西党校的人,罗隆基、陈铭枢,都请来,房子太小嘛。

不论什么话都让讲,无非是讲的一塌糊涂,这很好。越讲的一塌糊涂越好,越要听。‘硬著头皮顶住’,反右时发明了这个名词。我同某些同志讲过,要顶住,顶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有的同志说‘持久战’,我很赞成。这种同志占多数。在座诸公,你们都有耳朵,听嘛!难听是难听,要欢迎。你这么一想就不难听了。为什么要让人家讲呢?其原因是神州不会陆沉,天不会塌下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做了一些好事,腰杆子硬。我们多数派同志们腰杆子要硬起来。为什么不硬?无非是一个时期猪肉少了,头发卡子少了,没有肥皂,比例有些失调,工业农业商业交通都紧张,搞得人心也紧张。我看没有什么可紧张的。我也紧张,说不紧张是假的。上半夜你紧张紧张,下半夜安眠药一吃,就不紧张了。”

接着,毛泽东对彭德怀信中提出的观点逐一批驳。他说: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有一点,并不那么多。我少年中年时,也是听到坏话就一股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先犯我,我后犯人。这个原则,我现在也不放弃。

注释:

[1] 《庐山会议讨论问题》(毛泽东在李先念的这个讨论稿上批示)应当如[2]

[2]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册,中央文献出版社,第336页

[3]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张闻天年谱》下卷,中央党史出版社,第803-804页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17/7/19/n9432699.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5,595,700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5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1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