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产党不是一个政权组织,也不是什么独裁党派,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邪灵!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它的目的就是毁灭人类。”杨德福(化名)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声明时说:“《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说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这不是比喻,是其真实的自述!”

共产主义曾像鸦片一样吸引人,但却在苏联与东欧垮台了,事实证明它把人民带向饥荒与贫穷。中共一直把自己标榜成“大救星”、“母亲”,要建立民主与自由的“新中国”,也曾吸引了很多人“上贼船”。

上贼船,不是一句笑话

陈祖沛是广东企业家,因爱读《世界知识》杂志,而与其作者之一刘思慕相识,而刘思慕恰巧又是陈祖沛的远房亲戚。刘思慕早年留学过苏联、德国和奥地利,受共产国际派遣潜入国民政府军事要害部门做地下工作。陈祖沛通过刘思慕又认识了章乃器、千家驹等所谓民主人士、学者、工商界人士,并结为好友。在他们的带动下,1946至1951年,陈祖沛给中共捐赠了10多万港币。

16718
陈祖沛

1948年10月,平津战役面临决战阶段,陈祖沛派出胞弟陈祖瀛赴天津,动员职工做好迎接共军接管天津和华北地区的准备工作。陈祖沛为开辟对天津和华北地区的贸易,组织了一大批紧缺物资如汽油、柴油、卡车、轮胎、橡胶和西药等,包租了三千吨级的英国轮船运往天津港并亲自押运。为中共解了物资非常缺乏,土特产销售不出之经济困境。

香港《华商报》总经理萨空了,《世界知识》杂志创办人、《星岛日报》总编辑金仲华,音乐家马思聪,戏剧艺术家欧阳予倩等一百多位文化人,就是混在陈祖沛满载货物的货轮上,秘密地回到中国去参加中共政治协商会议的。毛泽东在接见他们时说:“你们上了我们共产党的贼船了。”千家驹后来在《自撰年谱》中写道,他经常听毛泽东这样说:“看起来,这不是一句笑话,而是认真的了。”

把这一班人送上贼船的陈祖沛,最后也自投罗网。1950年,陈祖沛轻信“共产党把工商界当成真朋友,我们只要好好地跟着共产党干,一定会有光明的前途。”他回内地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1952年五反运动一开始,他就被要求“补税款”旧人民币200亿元。陈祖沛被广州市公安局扣押一个多月,凑足钱才得以脱身。这些残忍做法让陈祖沛备受打击,1957年反右中又被折腾,陈祖沛跳楼自杀,虽未死却跌跛了一条腿。

误信中共 落入虎口

一代船王卢作孚与陈祖沛一样曾轻信中共。卢作孚是一名爱国企业家,曾在日军轰炸下冒险抢运物资,做出巨大贡献,受到国民政府嘉奖。但他误信中共,1949年后回到大陆。1952年2月8日公司召开“五反”动员大会,会上卢作孚被中共派来的公股代表无端污蔑,当晚便自尽身亡,公司也被中共抢走。

去年7月中共号召企业家爱国,向爱国企业家典范卢作孚、王光英、荣毅仁学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卢作孚在中共搞公私合营中被迫害致死,王光英与荣毅仁文革期间也被波及,这些例子恰恰说明中共是掠夺民营企业家的。如今中共只能提学习企业家张骞,因为张骞在1926年就去世了,没有赶上中共暴政。

16718 1
企业家卢作孚

1949年蒋介石从大陆撤退之前,实施了抢救学者计划,但除了胡适、傅斯年、梅贻琦等离开,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有60人留了下来。他们以为可以知识救国,远离政治就可自保。最终除郭沫若等极个别人沦为中共的奴才之外,大都饱受中共迫害。而有些则从海外归来,打算投身“新中国”建设。

1951年身在美国的翻译家巫宁坤放弃博士学位,满怀激情地回国任教。他问前来送行的李政道为何不回国,李政道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1957年巫宁坤被打为右派而下放劳改,20多年间受尽折磨;而这一年李政道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巫宁坤感叹自己是“万里回归落虎穴”。

1993年他用英文撰写的劫后余生回忆录A Single Tear(《一滴泪》) 入选《纽约时报》当年遴选的七部“值得一读的书”。这本书浓缩了一代爱国知识分子的沧桑与心酸。那不是一滴泪,而正像徐志摩描述苏联共产主义时所说,那是一片“火海”。

16718 2
翻译家巫宁坤与回忆录《一滴泪》

下贼船:明智的选择

《思乡曲》曾是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中国小提琴第一人马思聪的成名曲,但晚年他却拒绝归国。在文革迫害中陷入绝境的马思聪选择背水一战,在1967年1月15日夜携全家偷渡香港,靠岸后他将毛像章摘下来扔进大海。

飞抵美国后,马思聪发表了《我为什么逃离中国》的讲话:“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份子。去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饥饿的幽灵’。”马思聪逃亡后,国内多位亲属被株连迫害。马思聪一直对他的孩子们说:“我没有对不起祖国……魔鬼害了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去年底旅居英国的钢琴家傅聪感染武汉肺炎去世,却被一些人以“叛逃”骂上热搜。1958年末,得知父亲、著名翻译家傅雷被定为“右派”后,正在华沙学习的傅聪成功出逃到伦敦。他说自己是“被逼上梁山”,不愿意回国发生“父亲揭发儿子、儿子揭发父亲”的惨剧。1966年傅雷夫妇不堪文革迫害而自尽。

与傅聪身处同一时代的钢琴天才顾圣婴在上海交响乐团担任独奏,文革中其父已经被捕入狱,当她得知第二天自己将成为批斗的主角时,30岁的顾圣婴与母亲、弟弟在当晚自尽。如果傅聪当时回国,我们还能听到他那动人的音乐吗?远离中共才是明智的选择。

三退勇士

中共篡政70多年来,在历次运动中造成8000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迫害正信,逆天叛道,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罪人。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认清中共本质,反思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在历史大转折的关键时刻,不仅做个历史的见证者,更要成为历史的推动者,脱离中共,获得灵魂自救。如今已有3.7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2020年8月,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副市长李传良出逃美国并公开宣布退党。他说,由于中共官场腐败,2014年就主动要求退出副市长职务及公职,得知当地一区委书记因议论中共隐瞒疫情遭举报逮捕后,他担忧因言获罪而出逃美国,随后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实名“三退”。李传良表示自己与中共体制格格不入,“共产党一开始可能给你一些条件,让你听从,利诱你,再不行就打击你,威胁你。”

16718 3
李传良

2019年逃离中国的北京著名中医师赵中元说:“我在北京是中医师,我服务的一些律师,都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一些律师(709律师),只是因为他们为法轮功辩护,就遭到中共的打压,我为他们服务也遭受了打压。可是他们都是一些有良心的人,不畏强权、依法抗争的人。如果认清中共的邪恶,如果还有正义良心的话,所有的人都应该与中共划清界限。”

很多人在国内看不到真相,到海外了解到真相后非常震惊。在悉尼歌剧院景点,两位中国女子看到展板上写着:“中国驻悉尼领馆前外交官陈用林原是负责监控在悉尼的法轮功,但目睹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真诚,认识了中共的邪恶后,选择脱离中共,并公开揭露中共的罪恶。”两人立即拍照,说:“这太令人震惊了!”一人当即退团,一人要自己上网去退。

16718 4
陈用林

陈用林作为中共官员下了中共贼船,选择了良知与正义,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看清中共本质,抛弃中共,远离邪恶,得到平安。

(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9/上贼船与下贼船-422276.html)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6,696,120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5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1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