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流泪的并蒂莲(下)
我要上诉

2003年11月28日一早,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带着检察院和北城派出所的人来了。一进屋,辛河冲着宋冰大声喊道:“宋冰,你大祸临头了,这一次你最低也得十年。检察院来人了,你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宋冰很镇静地说:“你们昨晚对我刑讯逼供来的!给我灌芥末油来的!”辛河一听气得火冒三丈,歇斯底里地骂道:“像你这样打死你都活该!打死你都不解恨!谁让你不说话,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宋冰说:“我有想法!”辛河说:“你有什么想法?”宋冰镇定地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

辛河猛地一惊,一下子没了精神,检察院的人一听乐了,开门走了。后来辛河摇著脑袋、摆着手说:“你犯罪不犯罪咱不说这事,你把这事儿给我说清楚,你不说也可以,我们通过其它渠道一样可以给你定罪。”

公安局最初递到检察院的材料被退了回来。公安局又重新编造材料,再次送到检察院。不久,起诉书下来了,里面的内容几乎是天方夜谭。他们凭借假想推理,把所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的事差不多都套在宋家姐妹身上了。一个月后,非法开庭,公安局长辛河向公诉人杨广友摆手,示意绕开法律。公诉人领会,便在法庭上说:“我们不谈这个。”法官刘勇阻止宋彦群说话。宋冰当庭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骂开了,回去后又给宋冰和宋彦群凑了足有三万份真相材料作伪证。判决结果是:宋彦群和宋冰分别被判刑十二年和十四年。两人立刻提出上诉,李甲哲怕再一次曝光他的罪证,让看守所的同行捎话威胁说:“上诉还给你们加刑!”

在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审讯时,宋冰当场提出异议,说:“判决书所写的都是假的,是编造出来的!”法院的人听着觉得有道理,又问:“那你现在对法轮功怎么认识?你还炼不炼?”宋冰说:“炼不炼属于锻炼身体;信不信、怎么认识是属于思想范畴,这和法律没有关系,不属于法律管辖范围,拿这个给人定不了罪,是违法的!”宋冰又说:“我骨髓有病,做过刮骨手术,我是在生命都面临危机和终生残疾的情况下学的法轮功,难道什么能有比挽救生命更重要?”法院的人点点头,宋冰接着说:“你们现在对法轮功的制裁根本就不讲法律,什么‘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拖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讲法律吗?而且你们对法轮功制裁的这些秘密文件正在上交和销毁。”法院的人点头说是。

在送判决书的时候,法院的人说:“共产党不让你干的,你就不能干,干了就要治你罪,不管对错。”宋冰说:“共产党也得讲法律呀,它在让中国人互相残杀。你们天天喊:深挖余案、深挖人命案,如果把法轮大法网站公布于世,那将揪出一千多名杀人犯!那里记录了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因信仰被活活残酷折磨致死的案例,上面有名有姓,还有具体事件的全部过程,都是执法人员干的。”对方表示,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后来,公安局的人说,那三万份传单不是在宋冰姐妹的住处发现的,是⋯⋯

消逝在风中

2004年5月25日,宋冰和宋彦群被劫持往吉林省女子监狱。在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监狱拒绝接收。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不相信,6月份又拉着宋冰到吉林医院复查,再次确诊为肺结核。看守所把宋冰的情况报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来。这时本应立即放人,可是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批。

2004年7月,宋冰的病情快速恶化,CT照片可见肺部的空洞发展为3.4cm×3.6cm。宋冰身体极度虚弱,发烧、咳嗽、胸闷,喘不上来气、吃不下饭,心力衰竭。看守所将她的病情上报,而辛河还是坚决不放人。

2004年8月11日,在辛河的指派下,看守所的副所长孙广玉及干警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到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给她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的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扩大了许多,很吓人。可是县医院一名叫“赵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说已经钙化了。宋冰发现病灶在迅速扩大,向大夫询问病情,大夫吓得连连摆手说不知道,一再解释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那天,宋冰是一步一步地挪出医务室的,她的身子沉得根本抬不起腿。一个看过宋冰X光片子的女大夫焦急地对她说:“姑娘啊!你得赶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从医院检查回来,看守所的孙所长告诉值班干警:“大夫说,宋冰的病已经好了,诊断为陈旧性肺结核钙化。”听到此话,在场的人谁也没有言语。

当晚在看守所,宋冰吃力地拿起笔,简单地写下自己的遭遇。由于心力衰竭,手不好使,她写写停停,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值班干警看见她在写东西,看了好长时间也没有阻挡,还很理解地说:“等你的自传写完了,人还有没有了都说不上了。”

第二天,宋冰连续三次昏迷不醒,把号里的人都吓哭了。看守所内外,从干警到犯人全都指责这次医院做的诊断。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口径,当天上午,孙所长匆匆去医院把假诊断改了过来。眼看宋冰的病情急剧恶化,四肢失灵,公安局为了隐瞒罪责,让监管女号的干警张云井告诉宋冰:这是不配合治疗造成的,属于自伤自残。

宋冰的父母听说女儿生命垂危,多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要求立即放人,但是副局长辛河说,如果放了宋冰,他的工作就得丢。两位老人又找到舒兰市“610”办公室,“610”办公室主任李璞说,宋冰死了他负责,就是不能放人。

在确定宋冰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辛河欺骗宋冰父母,答应把她送到新站结核医院治疗。到了新站,他们不肯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监外执行手续,将瘫痪在床的宋冰向家属一丢,逃之夭夭。宋冰的肺结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确诊为证,而在办理手续时,舒兰市公安局竟然向宋冰的父母索要十四万元,被他们拒绝。后来,舒兰市看守所所长以医药费为名,无理勒索了家人三千元。

回家后,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渐渐地能够学法炼功了,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可是,公安警察却仍然没有放过她,长期在她家里蹲坑,企图再次抓捕。特别是到了所谓的敏感日,他们就更加得寸进尺,逼得宋冰几次出走、流离失所。由于长期的迫害和压抑,宋冰的精神压力极大,致使她的身体无法恢复正常。2009年7月30日半夜2点钟,宋冰含冤离世,终年36岁。

“文明监狱”

吉林省女子监狱曾被命名为现代化的文明监狱。来到此地,宋彦群才深深领教了何为“文明”管理:强制洗脑、强制转化,强制灌食、强制就医,阻止炼功、辱骂、体罚、殴打和酷刑,每一天上演的都是人身和精神的双重迫害。多少善良的心被扭曲,多少健康的躯体被残害。哀号、控诉、抗争,从未停止。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监狱里的每一天,宋彦群都在心里问这个问题。宋彦群从小就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好,担任班干部。她为人谦和、厚道、正真,从不争强好胜,接触过她的人都喜欢她。大学毕业后,宋彦群先后两次参加了舒兰市的公务员考试,并两次获得笔试全市第一名,但是由于她没找关系,不走后门,两次落选。对于这个结果,宋彦群没有抱怨和愤恨,而是平静地一笑了之。她说,修炼的人,对别人无怨无恨,随其自然。

宋彦群曾经在舒兰邮政储蓄所工作过很短的时间,所里的人都高度评价她的业务水平和人品。后来她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任教三年,当时她每个月能挣数千元,却对自己十分节俭。每个月她都拿出两千多元资助经济困难的学生。先后有数十位学生接受过她的资助。在宋彦群被非法关押的早期,她曾经帮助过的学生从日本、韩国等地经常打电话到家中,询问她的情况。

每当回想起那时的情景,宋彦群总是感到欣慰愉快。她按照大法的要求,无私地对待他人,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而如今,她被迫离开讲台,变成了任人打骂的囚徒,何等荒唐和悲哀!法律是一纸空文。年过七旬的双亲在外面为她和宋冰的案子奔走呼吁,四处碰壁。什么时候,恶人会得到惩处?好人能获得自由和尊严?

宋彦群选择了修炼的路,也选择了为之付出。在监狱里,她长期被酷刑折磨,比如:上大挂,蹲小号。管教曾经安排四个“包夹”全天监控迫害,不让她睡觉,经常谩骂、毒打。宋彦群曾经被绑在“死人床”上,像“五马分尸”一样。随后又有“抻刑”:在“抻床”上,把四肢用绳子分别固定,然后撤去床板,只让腰部支撑在中间一根半寸粗的铁管上,其余身体部位悬空。每天24小时都绑着,大小便也不允许下床。“抻刑”造成她腿部毫无知觉,终日冰凉,血脉不通,整个右臂骨头疼痛难忍,手抖动得特别厉害,不能写字。大脑反应迟钝,两肋和肺部疼痛难忍,两个肺上都长满了病灶,肺结核已明显地迅速恶化。酷刑迫害,使得宋彦群骨瘦如柴,体重仅剩60来斤。而时任副监狱长的武则云声称:“因为怕她死,所以才给她绑‘死人床’施‘抻刑’的。”宋彦群的身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狱方和监狱医院不仅不放人,还互相推卸责任。监狱狱警说:“那是她在医院打肺结核药打的,那药毒副作用特大,跟我们没关系。”

父母来探视了,狱方有时阻止母亲和女儿见面,只让宋彦群的父亲和她见面十多分钟,甚至只有区区七分钟,而按规定是三十分钟。迫害宋彦群的“包夹”还经常占用接见的时间,出来说,监狱是人性化管理,执行国家法律,狱警比亲人还亲。

2012年4月,宋彦群的非法刑期将满,教育大队的警察强迫她写“五书”,威胁不写的话到期不释放她,并将她关押在严管班进行迫害。宋彦群绝食反迫害,沙某给她打针,她不配合,拔针头,又被强行灌食、灌盐水。4月12日接见时,宋彦群告诉父母,前一晚,四个包夹在管教的唆使下,把她的衣服扒光,一顿毒打,还往她的身上、腿上、脚上猛踩。有一个包夹天天打她的嘴巴。2012年5月16日,宋彦群的父亲去探监时,看见宋彦群的目光呆滞、语言迟钝、双臂僵直、两腿浮肿。她行走困难,小便失禁。

2012年12月16日,宋彦群被释放。回到家后,从2013年到2015年6月,宋彦群又历经了几次劫持和非法抄家、拘留,又遭受了殴打、灌食,并且在灌食时被放入不明药物,导致她四肢麻木,思维近乎丧失。昔日风华正茂的女教师被折磨得虚弱不堪、苍老变形。

2015年7月28日,宋彦群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她写道:“大法洪传二十三年了,大法使无数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大法和修炼者被迫害十六年了,十六年来,大法修炼者顶着迫害和压力,向世人讲清真相: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在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法轮大法是佛法。十六年来,我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对我的迫害罄竹难书,对法轮功这个信仰群体的迫害更是天理难容!我们就是相信真理必胜。”

尾声

在中国大陆,亿万名普通的百姓,只求拥有平淡如水的日子,踏实地工作和生活。然而,在暴政强权下,这种最基本的愿望竟成了一种奢求。二十年来,狂风和暴雨,卷走了多少鲜艳的花朵,压碎了数不清的幸福和梦想。暗夜里,浸著漫漫泪水,传来声声呼喊。控告江泽民的状纸,字字血泪。迫害元凶的罪行,必将被清算。邪恶纵然猖狂,却夺不走自由的意志,扑不灭对真理的追求。宋彦群和宋冰这两名东北女子,坚守信念,以不凡的勇气写下了动人的诗篇。她们心中的浩然正气,将孕育出最绚烂的生命之花,在宇宙间永远绽放。

参考资料:
1.《十二年冤狱惨遭酷刑 妹妹被迫害含冤而死》,2015年12月10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吉林省舒兰市宋氏姐妹十年生死经历》,2012年5月29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遭野蛮摧残 宋冰流离失所五年后去世》,2009年8月8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4.《吉林舒兰公安迫害宋冰、宋彦群两姐妹的事实》,2005年2月6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流泪的并蒂莲(上)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6/4/6/n7527553.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5,374,491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5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1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