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同事抱着我的头哭了,眼泪滴到我的脸上。我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没事。医生们决定从新为我检查,说我的情况好过他们期望的很多。检测时,机器一再故障,医生说他们的仪器似乎受到很大干扰,无法调整。在这时,我发觉到胸口里面有强烈的移动感,我相信是师父在为我修补,那能量相当强,盖过医疗设备。

第二套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扫描均显示没有骨折,没有内出血,胸部没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极硬,皮肤只有轻微变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当医生们看完照片,一个医生望着另外一个医生说:“他是天使,所有的伤都不见了。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

一、修炼法轮大法前的神奇经历

我从小就有一些神奇经历。母亲告诉我,当我出生时,有层像白纱一样的东西包裹着我的身体,医生将其撕开,把我取出来。医生说,这是非常罕见的。

小的时候,我有些特异功能,经历许多奇迹。因为我能看到和听到别人不能看到和听到的东西,母亲认为我头脑有问题,送我去医院检查。当我见到医生时,立即告诉她不要再浪费时间和我谈话,赶快打电话叫醒她的儿子。起初她不相信,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母亲才送你到这来看医生。后来她见我无比真诚,还是按我说的做了。电话吵醒了她的儿子,她的儿子说闻到烟味,房子在着火。她告诉儿子赶紧逃离。如果不是那通电话,他的儿子很可能会被窒息后烧死。医生打完电话回来,流着泪告诉我的母亲,她的儿子已经脱离了危险,并肯定地说我没病,说我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我小时候还遇见了另外一个医生,因为我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这位医生就用非常强烈的光照射我的眼睛,使我不得不闭眼,但是我还是能看到别人身上的光环。那个医生弄得我非常难受,我善意地告诉他回家的时候要小心,否则将有车祸。第二次母亲带我去他那里复诊时,他说我一切正常,不需要任何治疗。还说如果那天相信我说的话,也许可以避免当天的车祸。

那年我八岁,直到今天,那家医院仍保存着我当年的医生记录。

记得有位医生在为我治疗时,问我从哪里来?我很认真地指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告诉他:“比那颗再远一点的另外一颗星,我从那里来。” 医生以为我在逗他玩儿,让另外一位医生来问我,当时我们在院子里,一棵树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很认真地绕过树枝,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他。他们都以为我疯了, 我也说不清,我就是觉得自己从那里来。

我和小朋友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掉进了动物园,觉得自己被一帮低智商和身心黑乎乎的人包围着,我总觉着与他们不一样。在学习上,学习内容对于我来讲是那么枯燥,我跳了2次年级,仍然总是在老师刚刚开始讲时,就掌握了。老师说我的智商远远高于同龄的孩子。一次考试,老师出了5道习题,我当场肯定地告诉老师,我们从没学过这些题目,我准备放弃回答。老师说那是额外加试题,鼓励我尝试。结果,我是学校里5道题全答对了的唯一一名。

七岁时的一天,我和其他孩子在海里玩,我注意到一个两岁的女孩凝视着海面,没和我们玩。原来一条大水母正游向她。我跑过去抱起她上岸,这只水母已经离我们很近,硕大的身体大过一般的水滩球,我看见它体内圈住了很多小鱼。我拾起一根棍子,戳在它身体上好几次,让小鱼逃走,然后把它拖上沙滩,埋进沙子里。

长大点时,一次梦见一只母老虎攻击我,它的嘴巴含住我的面孔,牙齿咬在我的脸,我觉得血顺着脸流到脖子;当老虎的牙齿差点嚼碎我的头时,忽然倒地死去,而我的脸没有一点伤也并没有血。

我还发现自己不能与人握手,小时候与人握手的那瞬间,我能看到他们将要做和已经做了的坏事,像看电影一样。而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发现自己的很多功能被恢复和加持。现在我不用和别人握手,也常会看到别人已经做过的和即将发生的一些事情。通过读《转法轮》一书,我知道这叫“宿命通”功能。

一次和村里的孩子玩,在一家靠海的屋子外,这房子外有一个船坞,房子二楼有个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椅。这屋子已经空了多年,门窗都被封起来了。我们在海里玩,突然觉得水深了很多,下面变成了泥不是沙。这时阳台上的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我们都看到一个老太太,走上阳台看着我们,大家都慌了,赶紧回船坞。我们都觉得奇怪,屋里怎么会有人呢?我望了她一会儿,她穿着一件白色睡袍,银白色的头发,脸色很苍白。她遥望着远方的海水,然后坐到了摇椅上,来回摇。我是最后一个上岸的,忽然看见一条大鲨鱼冒出水面,它偷袭我们,嘴是张开的。如果不是这个老太太,我们还在水里玩,那就会被它吃掉。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母亲说那个老太太,几年前就去世了,她的孩子曾经沉溺在海里再没回来。

有一天,我和许多村民志愿帮新屋主修屋子,我拿着一根油漆棍子,走到阳台门口,想出去看看那天老太太站过的和坐过摇椅的地方,被屋主拉住。我告诉他关于那天老太太的事,他说那是不可能的,阳台上的木头已经破烂了,谁都不能呆在上面。他拿过油漆棍,刺在阳台的地板上,地板变成碎片,掉到下面的海里。可是孩子们那天确实都看到了老太太站在阳台上,还看到她坐在摇椅上。

我有两位祖母,一个对我很坏,她时常打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想她的所为至少也帮我消了业力。如果我不吃她做的食物,她就罚我跪在太阳底下,还要放铝箔纸和很多米粒在我的膝盖下面。她用去了叶子的树枝抽我的腿,有时被抽出血,至今还有鞭痕。被罚一次可以是数小时。有时候她不给我饭吃,我就自己跑到奶羊那里,抱着奶羊喝它的奶。但是很奇怪,她对我姐姐很好,总是有足够的羊奶送到我姐姐面前。在我六岁的一天,我告诉她去看医生,做身体检查,因为我看到她胃里有东西。她认为我咒她死,又打了我一顿。过了大约6个月,她病死了。

另外一位祖母,从来不打我。有一天我看见她背后有东西,就告诉她去医院检查。她听了我的话,医生发现她的肾脏旁边有瘤。及时除掉后,她身体一直很好,直到老死。

有一次,我和小朋友游泳,想潜过一条大船的底,去另外一边玩。本该沿着船的宽度游过去,但我俩在船底迷失了方向,沿着船的长度来回游,后来我们憋的气不够了,那位小朋友的情况更危急。我喷了一口气,看到了气泡走的方向,我就拉了他,跟着气泡浮上到了水面。在出水前的一刻,我的肺被憋的像着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气泡游,只知道那次我们差点儿被淹死。虽然当时我只有七岁,但我没有惊慌,还不忘拉着小朋友一起游上水面。

还有一次我潜伏到很深的海里去玩,一条鲨鱼也在那里,我想我不要动,否则会被它追击。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它还在那里。我开始在心里祈祷,如果这世界上真有神灵,就让那条鲨鱼快点走开。我这么一想,那条鲨鱼立刻游走了。这一经历让我感觉到,冥冥之中,确有神灵。

我家人好奇附体的事,带了我去看一位能知道过去未来的人。这人能让已死的人附在他身上说话,别人可以通过他和死去的亲人对话。进屋后,那个人看看我,请求我坐在他的右边,说我有一些特别的能量或能力。他还要求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站起来。仪式开始了,可是这人像被动物附体,不能说话了。大家都很惊慌,有个人吓得冲出屋外。我知道我不该站起来,因此我请求其他人制止那个往屋外冲的人,因为那人出去会有危险,我看到了他流很多血。但是屋子里的人不相信我。那个人在冲出去之后被抢劫的人用刀子刺了很多次,流血而死。

我七岁时住在一个村庄里。一天,我在别人家里看到一个被附体的人。他家人很害怕,找来一位神父,但神父也没办法。被附体的人不断伤害自己。我本能地走到他身旁,用我的头把他的头迅速地推向了一面墙,附体动物立即离开了他。这事传了出去,以后村里有类似事件,人们都来请我帮忙。他们给我母亲钱,因为我年纪小,他们要取得我母亲的同意。当时我家里很穷,母亲甚至没钱买鞋子给我穿,我基本上要光着脚走路,但我坚持拒绝他们的钱,并要求母亲不要收。

十三岁那年,有段时间和我姨妈住在一起,她喜欢买彩票,希望中奖。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帮她选择号码,就拿了她的号码表来填。填好之后送给她,告诉她那些是中奖号码。她只是把表格放在一边。第二天我问她中了多少,她说她还没买彩票。当号码公布在电视上时,她开始哭,因为和我给她的所有号码完全一致。如果她相信我,那次会中数百万。她哭着哀求我再帮她选择一次,但是我没再帮她,也没帮过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选号码,我从没想过自己要去中奖。

在我住的村庄里,大多数孩子都有一辆自行车,但我没有。一天,我帮助过的人,推来一辆漂亮的自行车,问我要不要买。我告诉他我不可能买得起,他说只要十块钱。我听了很兴奋,赶快告诉我母亲,她买给了我。后来我发现他本来要送给我,但他知道我会拒绝,因此才那么便宜卖给我。

十五岁的一天,我骑着一辆昂贵的自行车回家,那辆车是我用在餐馆打工赚的钱买的。突然一辆汽车冲出跑道,撞在我腿上,把我撞飞到对面的电线杆上,我的头重重的撞在上面,自行车的铁架子都弯了。那司机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我没事,也根本没想过要求他赔我钱或者赔我车。只是自己爬起来推着车回家了。那次我发现自己没怎么受伤。

作为一个年青人,我曾到国外工作,一次我在旅店房间睡觉。突然被一阵从右侧来的冷风惊醒: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被黑蓑篷遮住;他背后的墙上有个大洞,冷风由那里窜出来。我立刻起身向门口望去,门上的锁仍然锁着,我不知他如何进来的。那人看到我醒来,站了起来,指着墙上的大洞,里面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市,里面有无数财宝,美女和人群。他说我可以拥有里面的一切包括权力,如果我拜他为师。我阖上眼睛,把手放在脸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叫 “不”。等我睁开眼睛再看他时,他已经不在那里了,洞也不在了,阴风也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我还是个孩子时,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一个名字:“JADE”,并暗示我此人是我的真爱。我怕自己忘记,把这个名字写在了一个本子上。长大后总是希望见到这个人,但我从没遇到任何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我几乎已经放弃了寻找,直到认识了我未来的妻子,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我们结婚以后,无意中我发现她的中文名字“玉”,就是英文的“JADE”。这使我更幸福和喜悦,因为我不仅娶到了一个从小就寻找的人,还同时得到了大法。

我还知道在来这个世界之前,就选择了我的父母和出生地,我的父亲是古巴人,但我却出生在纽约法拉盛。法轮大法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JADE是我要与之结为夫妻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佳拍档,我们共同走在修炼的路上,无比快乐。

二、修炼后,多次承蒙师尊救命之恩

2008年1月底,我去中餐馆吃晚饭,看见一位女服务员,她的身体围着一层白色透明的光环,与普通人非常不同。当她接近我时,她的光环颜色和我的融合成一个新的颜色,这种融合,我从未遇到。她向我洪法,我因此得法。

在我成长过程中,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妇人一直跟着我,只有我能看见他们,其他人看不见。他们从来没向我有什么表示。得法后的一天我在炼第五套功法,他们出现在我面前,很满意我炼法轮大法。过了一会儿,一个年青人穿着黄色袈裟向我走来,我不认识,JADE说是师父法身,这两个人就走了,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1,我修炼两个星期后,十几年的高血压不治而愈。开始医生还让我每天吃一半的药,可是药物反应令我难受。经检查,医生说我血压很正常,不必再吃药。

2,得法两个月后,我遇到车祸。我的车完全被撞毁,在撞击前的一刻,我看到一团黄色的光包围着我,那个开车的人受了伤,但我觉得自己没事。公司要求我做身体检查,扫描机显示我背部5块骨头错位。医生建议手术和使用止痛药,不可以搬动35磅以上的重物;或者,他建议我办理残疾。可是我不觉得痛,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有时还搬上百磅的重物,直到今天已经一年半了,我从没吃过任何药,也没做手术,更没办残疾。我的医生无法接受,问我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治疗?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

希望读者们从我的亲身经历中了解到,无论任何人修炼法轮大法,都会受益匪浅。还没修炼大法的人,不妨今天就试试,早炼早受益。

车祸后的一天,我在房间里发正念,结束后,我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站在我卧室的窗旁,他身穿黄色袈裟,中国人面孔,非常年青清瘦。我不能确定他是谁,这时候他对我说:我是李洪志。当我听到这个名字,本能地跪了下来。他教了我很多事,主要是如何做一个好的修炼人,如何去帮助别人,放下名利。我感觉他说了两个小时,其实只有四分钟,从5:10AM到5:14AM。他说话时,我能听到他,但他的嘴并没动,他对我说英文。我当时还没和JADE结婚,但他的口气好像我已经和她结了婚甚至有了孩子,他还告诉了我一些和我家庭有关的将来的事。他让我小心,工作时会有生命危险,说我到时候会知道该怎么做。

我相信他的话,在他面前觉得很安全平和。他不要我跪,扶我站起来,我一下子好像被推回这个空间,向后差点儿飘起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JADE,因为师父的法身说我可以信任她。她告诉我:“92年得法的一位老弟子告诉我,危难时双手合十,喊师父的名字三次,师父会来救你。我刚得法时,在梦里危难时只是想起师父的名字,还没喊,已经管用。”

3,一天,我在工作时的紧要关头,觉得有必要穿上防弹衣,别人都说没必要,他们不穿,我相信师父的话,并清晰地记得,毫不犹豫地穿上了。

开始我胸部被一颗子弹射中,冲力把我推出5米多远,摔倒在地,凶手走过来对着我的胸膛又是一枪,凶手用的子弹足以穿透40层以上防弹衣,然后再进入 身体爆炸。情况相当危急,我什么都没想,只是高声喊起师父的名字。凶手听到我在高喊,奸笑起来,走到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对准我的脑袋,再次举起了枪。 我眼睁睁地望着钢硬的枪头,第三次喊出了师父的名字!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喀嚓”。

这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在天花板!正望着我微笑。师父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他的嘴还是没动,用英文思维传感:“我的儿子,我为你骄傲”,而后,我看见他的每一个细胞化作一朵优昙婆罗花,射向四处,他就这样隐去了。

凶手扣动扳机对着我的头射的第三颗子弹,始终留在了他的枪里。随后,我失去了知觉。

直升飞机送我到医院紧急抢救,医生们努力挽救我的生命。他们做了很多X光片和CT扫描,结果显示,我心脏周围的骨头断裂,动脉在出血,胸部凹陷,皮肤呈黑蓝色。医生说要通知家人,做最坏的打算。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同事抱着我的头哭了,眼泪滴到我的脸上。我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没事。请他帮我用盘腿的方式坐起来,以便发正念。但是我当时太虚弱了,单手很难保持立掌,可是我还是尽我的能力去做。

医生进房来,看到我还坐着,他简直不敢相信。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神奇的,我不会有事。医生们决定重新为我检查,说我的情况好过他们期望的很多。检测时,机器一再故障,医生说他们的仪器似乎受到很大干扰,无法调整。在这时,我发觉到胸口里面有强烈的移动感,我相信是师父在为我修补,那能量相当强,盖过医疗设备。

第二套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扫描均显示没有骨折,没有内出血,胸部没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极硬,皮肤只有轻微变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当医生们看完照片,一个医生望着另外一个医生说:“他是天使,所有的伤都不见了。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

我的上司正准备通知我家人,说我有可能殉职,他及时接到了医院打去的第二通电话,说我没有危险。我的防弹衣不足阻挡那种子弹,因此被拿去化验。报告显示,中弹部位的面料被更改,专家也不知道其材料构成。为证明这点,我的上司拿我的防弹衣做测验,用相同的枪和子弹,在相同的距离,一枪打过去,被实验物体比我的肉体结实多了,大面积化成碎片,子弹穿透防弹衣的前胸和后背及实验物体,射了出去。而子弹打在防弹衣上当天我中弹部位,还是射不过去。他们将这件防弹衣交给制作商,要求订做与中弹部位相同面料的防弹衣。厂方拒绝了我们的订单,说找不到相同面料,他们自己也从来没见过,面料极其坚硬,想切下来取块样品也切不下来。

我的上司不只一次问我,有没有在防弹衣里放什么东西。我说我没有,并告诉他,我要感谢我的师父,是他救了我的命。

现在我的上司和一位同事已经成为坚定的大法弟子,因为他们也亲身经历了师父的救命之恩。那位在医院照顾过我的同事,在我们的神奇经历感召下,也已得法。自此,我发现我的胸膛变得非常坚硬,像钢铁铸造的一样,骨头和肌肉都强而有力。

后来在一次打坐中,师父把我的主元神调去另外空间,那里有高山流水,告诉我,当时师父用自己的手,挡在我的胸口上,子弹透过师父的手撞在防弹衣上,故而,防弹衣上留下了师父的能量,所以才有以上讲述的:专家也验不出防弹衣上的物质结构,想切块样品也切不下来。师父还告诉我,那次为我消下去了绝大部分业力,剩下一点,留给我自己消。我曾一直想知道自己是谁,这次,师父告诉了我与他的关系,我的来源,我想那是我生命的最高形式了吧。师父让我注意控制自己的思想念头。

师父还让我记住,我的命是师父延长来的,属于大法。

在今年的华盛顿法会上,师父在讲法时看了我一眼,还用手抚摸在我胸口受枪伤的部位,提醒我,生命因法来,为法而存在。据我所知,岂止是大法弟子,世上所有人、事、物,都欠师父恩情!

4,一次木制的机件倒塌,响声很大,我的右臂和一部分身体被压在下面,右臂附近的木头折断。我的上司要送我上医院,因为他认为我的手臂必然也断了。 他拍了照片,留作事故记录。我告诉他我没事,不需要任何治疗,并继续工作。《转法轮》第125页上写着:“好坏出自人的一 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信师父说的话!这就是我为什么没受伤的原因。我这个上司,很叹服大法的超常。

5,一次,在实验过程中,生产线危险物品泄漏,和我同一个工作间的同事,在我离开的2分钟后,当场殉职。我曾在前一天向他洪法,他已经表示要学,我刚要教他动作,他被叫走,不想第二天命送黄泉。可见得法不易,洪法要趁早。事发现场,除了我办公桌方圆不到一米的范围,其余全部被炸毁,也就是说,即使我当时没离开现场,也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我仿佛被上了双保险,在那一刻,师父还是让我离开了。从那天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我离开化验室,别的同事无一例外,悉数离席。他们说,只要我在,他们敢坐在原子弹上。我向他们洪法,希望他们尽早修炼,不要留有那位殉职同事的遗憾。

我的经历在我们系统传开,我成了大难不死的名人,人人称羡。而我的上司因为修炼大法而得到了师父加持非常丰富的功能,自然在工作中发挥奇效,有力地证实了大法。

我非常感激师尊的救度,不仅挽救了我的命,还洗净了我的灵魂和思想。我想让所有读到这篇文章的人知道,能得大法,多么幸运。希望大家能理解和遵循师父的教诲,更加勇猛精进。

我从没机会向师尊道谢,在此想对师尊说声“谢谢”!我一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并誓用师尊赐予的生命及师尊赐予的能力捍卫师尊的宇宙大法;永永远远,信师信法!

(转载正见网)


大纪元 / 原文网址:https://www.epochtimes.com/gb/13/2/18/n3803623.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8,474,785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6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3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3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