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明见网,这是破网安全加密的网站请放心浏览。为持续能看到真实信息,请記下明见网即时ip索取信箱:mingjianweb@gmail.com,並下载「无界浏览」与「自由门」「神州明见」等破网工具。 
 
一张图揭示中共多印人民币内幕
“看看中国(中共)是如何愚弄全世界的,通过印人民币,让人相信它们的经济强劲。”著名对冲基金经理兼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Management)创办人巴斯(Kyle Bass)周一(10月15日)发推文说。

巴斯在推文中附了一张动态图,揭示了中国经济从2001年到2018年期间的“货币超发”现象,中国货币供应量(M2)的增长不仅明显高于GDP增长,同时中国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速度超过美国,从2009年开始连总量上也超过了美国。

根据动态图中的数据,2018年预计中国GDP约13.08万亿美元,货币供应量27.99万亿美元,M2/GDP比例是214%;相比之下,美国的GDP达20.20万亿美元,货币供应量是14.42万亿美元,M2/GDP比例是71%。
3578


货币超发是指货币发行增长速度超过货币需求的增长速度,即货币发行量超过了维持经济正常运行所需要的货币量。一般认为,货币超发可能会引发通货膨胀、资产价格泡沫、信贷风险以及汇率贬值等问题。

中国是否存在货币超发现象一直是经济学界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什么造成货币超发以及货币超发的表现有哪些方面。

稳定汇率是中共货币超发的根源

要理解中共货币超发,就先要了解中共的货币发行体系。首先,中国的货币体系是封闭、非自由的。中共为了保持政权稳定,几乎所有的钱进出都要通过其银行体系,灰色收入除外。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外汇市场引发的货币增发。连前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承认这一点,他在《国际金融危机:观察、分析与应对》一文中写道,因外汇储备积累、当局投放了大量的基础货币。

根据中国国内一家证券公司的研究报告,1996~2015年,外汇占款余额与M2的相关关系高达97%;2015年以后,外汇占款余额与M2的相关关系有所下滑,但仍保持在高位。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曾撰文分析说,中国货币运动有两个圈。第一个圈是出口导向战略带来的贸易顺差,数万亿美元的外汇由企业和居民(被强制)卖给商业银行,后者又把绝大部分外汇卖给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转为国家外汇储备。

需要指出,这是中共强制结售汇制度造成的,跟其它国家的常见外汇管理制度不同。中共当局把外汇视为一种资源或商品,在控制下进行分配,不管是企业或者居民,买、卖外汇都要通过银行来完成。

作为交易的另一面,中共央行在这个圈里负责购汇的同时,也把基础货币(M2)源源不断地“泵”入商业银行系统。随后,商业银行再通过放贷、释放庞大的流动性到市场,这是货币运动的第二个圈。两个货币圈互为表里,将印刷的人民币不断送入市场。

中共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每年都能带回大量贸易顺差,对应的就是美元等外汇大量涌入中国、交换成人民币进入国内部门,一直让人民币汇率面临升值压力。

如果当局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中共央行印刷的是与外汇等量的人民币,自然不存在货币超发现象,因为所有的压力都可以通过经济体的自动调节消化。

但中共当局很清楚人民币升值不利于贸易出口、并拖累经济增长,所以一直以来的政策是紧盯美元指数以及美联储政策,强行保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

这就造成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得不到纾解。举个简单例子,假设人民币的正常汇率是1美元兑6元,那么现在接近7元,就意味着中共央行对应每年3、4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每年都要人为多增加3、4千亿元人民币的市场投放量。

这是什么概念?2017年中国人均可支配的收入是2.6万元,新增3千亿元人民币投放市场,意味着近1,200万名中国人一年的收入才够填补让人民币不升值的成本。如果分担到每个中国人头上,相当于每年每人分别多花219元才能冲抵这一笔账(以中国人口数13.9亿计算)。

“人民币汇率长期处于外升、内贬的双重矛盾中”,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他认为,因为中国巨大的出口顺差,对应了人民币对外升值的压力;同时,中共在国内过度印钞,政府投资刺激经济、催发房产泡沫,又释放了人民币对内贬值的压力。

货币超发的另一头 提高房地产价格

那么中共近18年拚命印钞放水,为何没有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中国的物价似乎总在可控范围,这种违反常识的“中国(中共)特色”背后隐藏了什么?

这些年来,中共当局一直通过限制生活用品价格涨幅、控制中国通货膨胀数据不暴涨(也与CPI统计方法有关,这里不介绍),但对最大的一块房地产等资本品的价格猛涨却有意放水,并寄望用这些投资吸走大量民间储蓄。

根据估计,中国的住房存量价值可能超过GDP的六倍,如25年前的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前。以中国的工薪家庭为例,房产占总资产的比重约78.2%,其中又有至少一半的信贷以房贷为担保。

2016年中国个人可支配收入只占GDP总值的42.5%,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且逊于印度;但中国家庭债务却占到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15%,按此增速,七年内将达到200%。

中国财经专栏作家叶檀8月9日曾总结说,中国百姓财富有三大特色:一是GDP增长,百姓收入不怎么长;二是百姓财富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三是去杠杆债务一爆雷,百姓财富没人管,成为主要受害者。

这三种情况中,房地产隐藏的风险最大。如果泡沫破裂,房地产市场正常估值、房价可轻易出现对半腰斩,届时中产收入阶层的资产会消失一大半,而一旦房地产崩盘,如同“兜底的口袋破裂”,势必引发全面性金融危机。

知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8月也在《南华早报》发文说,从2002年以来,只要中国经济一遇到挑战,当局就采取流动性政策(货币超发),靠着吹起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带动经济复苏。

他批评说,中共当局的做法是在不断积累经济扭曲的“恶果”,激化贫富不平等以及买不起房产人士的不满,同时也让家庭收入和消费在经济中的比重日益萎缩。

此外,货币超发也造成企业产能过剩,导致企业对补贴和贷款的依赖,并让金融体系中不良资产激增。反过来,这些问题又迫使中国(中共)政府不断提高流动性以防止“大厦”坍塌。

“政府一直骑着这只老虎十多年”,谢国忠说。

荷包鼓了,老百姓却更不敢花钱了;尤其在美中贸易战对峙预期下,中国国内消费降级的趋势更加明显。

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谢田表示:“在正常国家,货币外升内贬的压力会因为市场调节、汇率变动和物价升降,而自动调节、达到平衡。但在中国,因为同时操纵汇率、汇兑、印钞(M2)和物价(及编造通胀数据),升贬压力不能平衡,这才出现今天的局面。”

他说,如果外贸出口还比较不错,可维持出口和人民币价格坚挺,表面上撑著购买力,但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上任以来、已大幅调整对华贸易政策,若未来中国对外贸易放缓、外汇储备下降,不足以支撑人民币预期走强,中国的经济问题可能会一触而发。

外界认为,中国M2/GDP高比率问题已不是“谜”,但要如何解决则是一个真正的难题。因为只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结构),才有可能改变中共的“货币超发”怪现象。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0/15/n10785340.htm

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3tui
376,903,390

破网与禁书下载

freegate

免费下载自由门
专业版7.95  zip  exe
安卓版4.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无界浏览
电脑版19.02  zip  exe
安卓版无界一点通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爱博电视
PC版(180318)  exe
手机版(2.1.13)  apk

wugate

免费下载神州明见
手机版 V5.1  apk
电视机顶盒版 V3.1  apk
神州明见網頁版 V5.0  html

wugate

免费下载环门
手机版 (050)  apk

神韵全球巡回演出预告

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预告片(华人版)